Gravity;

豈止一個感動了得.

終於在經過了幾百年(?)之後把這篇給寫完了.

這篇是因為鄭秀妍唱了那首Gravity之後忽然開始寫的,現在她都出第二張專輯了=口="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15.

 

那天之後,我便再也沒有回去.

沒有回去樓下那間我跟張尹東當年的新房.

只是在這裡開始住下.

住在這個我是這樣熟悉,卻又這樣陌生的房子裡.

住在這個,沒有鄭秀妍,卻又到處看的見鄭秀妍幻影的這間房子.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失笑.

被我這麼一形容,鄭秀妍倒像是鬼魂一樣的存在啊.

然後又看見了躺坐在沙發上歪著頭看著我的鄭秀妍殘影.

說不定真的是鬼魂呢,啊,應該說是生靈才是.

但是有這麼可愛的生靈嗎? 我坐在另一個單人沙發上看著那個殘影,用單手撐著頸子.

 

是在那天歇斯底里地把屋子給掀翻了之後,在抽屜裡找到留下來的租屋契約的,原來鄭秀妍這一租就租了一年,把租金一次全部都預付了.

有些欣慰,至少這證明了,鄭秀妍不是一開始就想在短期內離開我的.

也有些傷感,因為這也證明,始終是我把鄭秀妍給推走的.

 

我就這樣,在偶爾看見鄭秀妍殘影的屋子裡,生活了下去.

有時候,連我都懷疑起自己的腦神經是否有問題.

甚至可以跟這樣的幻覺開始對話了起來.

 

我總是問:妳愛我嗎,什麼時候要回來了呢?我等妳好久了啊,啊不過可能沒有妳等我等的那樣久吧.是因為這樣妳才不回來的嗎?

 

而鄭秀妍的殘影總只是用笑回應著我.

也是,要是真的可以構成對話的話,我才應該擔心.

擔心鄭秀妍的安危、或者擔心我的心裡是否生病了.

 

然後是一年過去了,我才去找了房東.

因為都是少女時代的成員,所以沒有什麼刁難,只是表示我可以繼續用原租金續租下去,雖然房東有些驚訝原來在這麼多年之後,當年這樣尷尬的前成員們居然還有聯絡.

 

而我只能陪笑.

我想都沒人忘記鄭秀妍是怎樣離開的,而我們是怎樣留下來的,而誰攻擊誰、誰排擠誰、誰被孤立、誰又被誰弄,總是有那麼多種版本在人們的嘴裡流傳.

我卻總只是記得,那天之後,我便失戀了而已.

 

而我花了那麼多年去適應,去接受,去習慣另一個人.

最終卻還是發現自己的心,一直在原地沒離開過.

 

為什麼,沒有早點發現呢?金太妍.

我總這樣問著自己,在鄭秀妍的殘影對著我笑著心裡發酸想哭的時候.

 

 

而一年後的我,仍然每天都在這張床上起來.

在這裡用餐、在這裡作曲、在這裡寫歌.

在這裡,等待.

 

真要說這一年裡做了什麼的話.

我發了一張創作專輯.

把我的愧疚、還有傷感、還有一些憂鬱或者看著幻影時的惆悵與開心給寫成歌.

 

錄製的狀況並不是那麼好.

總是唱一唱,停一停,改一改.

再不然就是唱著唱著,便流淚不止.

已經不再有人在旁邊安慰我了.

 

這樣也好,傷痛本就該自己承受,而不是讓誰人一起分擔,給不起人家要的東西的話,只是更大的傷害而已;尤其是愛.

我懂了.我不再這樣了,但真心愛著的那人也,不在身邊了.

 

唱歌的時候,總是想著那個人的笑容或淚眼.

 

最終一次見面的場景我始終忘不掉.

是那人咬唇帶著淚指控著『妳好自私』,我多麼想伸手撫上那唇告訴她別咬著,會流血的,我心疼。

 

是那人在我被拉走時在我耳邊用氣音說『是該結束了.』

我多麼想拉住她的手,讓她無法從我身邊離開,一公分也離不開那樣.

有多想用盡氣力得去質問她:結束什麼.

 

是那人在我慌張地呼喚之後,那一個笑著回眸說『妳明天再上來找我吧.』

但我明知道她在哭泣,卻沒有追上,卻沒有掙脫開攬著我的那人,卻沒有,卻沒有,讓我真正那樣深深愛著的人,安心.

 

在最後,我只能得到一張紙.

帶著她的淚的信紙,還有我的.

 

每次當我不能夠繼續錄音的時候,我便會把那張紙拿出來,反覆看著.

然後可能落淚,可能發呆,可能回家窩進房裡.

 

平躺在屬於我自己的那一半的床上.

把手伸到另一邊,像是這樣就可以握住鄭秀妍的手一樣.

我用鄭秀妍留下來的洗衣精,清洗每一件衣物.

讓我自己身上有那個氣味.

 

或許繼續低潮、或許有了氣力.

或許就能夠繼續開始錄音;或許.

 

大概是因為,都是自己情緒所以聽得出來是多麼發自內心的原因吧,大眾的接受度比以往來的更高.

這張創作專輯成為除了少女時代之外solo活動銷量最好的一張專輯.

Youtube上也都是飯或是網紅的模仿或cover

而也有知情的人,傳簡訊或是約碰面或者用各種方法安撫我,要我別再想那麼多.

 

就像現在手機裡收到的簡訊一樣【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一直回憶並不是件好事.】是Tiffany

 

【但我不想讓它過去.我只想等待.我不知道我能夠等待到什麼時候.但放棄的時間點不會是現在.】

我回給了Tiffany這封短訊便把手機丟到一邊去.

 

收到這些東西總是讓我更加煩躁.

當年我遲遲不面對的時候又質問我說為什麼總是不肯好好面對我自己的心.

 

而我花了這麼多時間,終於面對了我自己,面對了我真正想要的想愛的.

現在,所有人卻又都讓我早點放棄對我自己比較好.

 

所以到底想要怎麼樣呢?

我把手機給推下床.

掉在地上的聲音是那樣清脆.

 

又很孬的爬過去床沿看著手機有沒有壞掉.

如果鄭秀妍想起了我,會不會撥不通電話.

很好,摔成兩半了.

 

正在盤算著最近再去買一支手機好了的時候.

我聽見門鎖被旋轉的聲音.

 

一次兩次,似乎不是那麼熟悉的樣子.

 

 

我坐起身,背後僵直.

 

「我回來了.」她說.

 

我靜默著.

 

「不在嗎?」她說.

 

我還想確定,究竟是幻影還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我小心的控制因為過度緊張而僵硬的四肢.

走出房間.

 

我看見那人,正彎腰的背影.

長髮,微捲,有些淡的髮色隨著陽光照射有點虛幻的呈現半透明的幻覺.

一手扶著沙發椅背,一手脫著腳上的平底鞋.

 

聽見我走路的聲音,而回過頭來.

跟當初見到最後的一面回過頭來說『明天在上來找我吧』的面容一模一樣,只是不那麼悲傷了而已.

 

她沒有說話,沒有表情,沒有任何動作.

 

而我站在原地沒有飛奔過去.

我只是說著「我愛妳」

 

鄭秀妍猶豫了兩下,然後笑得開朗「我也愛妳,不過妳怎麼就這樣自己跑進來住了,我還以為這房子應該已經沒了被收回去了,打電話問了房東太太才知道當年尷尬的成員續租著

 

然後我走過去,快步,撞進那個人張開的雙手裡,緊緊的抱著眼前的這人,像是要把她與自己融化在一起一樣,緊密.

我在她頸邊笑得流淚了.

絲毫沒有真實感.

 

鄭秀妍停下了連珠炮的碎念,拿手順了我的背.

然後緩慢地說「我發現我沒辦法,我不是冥王星.我離不開.但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再次逃跑.」

 

我抽泣著說

「我不會讓妳再次逃跑了,鄭秀妍,我愛妳,對不起,我真的愛妳.」

 

鄭秀妍漸漸縮緊雙手的擁抱,越發用力地回擁著我.

「妳再說一次,再告訴我一次.」

 

我在她耳邊說「我真的愛妳,鄭秀妍,我愛妳.」

 

我們哭著笑了,又笑著哭了.

然後直到鄭秀妍說「妳為什麼聞起來都是我的味道.」

 

我抱著她的臉笑著說「因為我每天都只能用這種方式想念妳.」

然後吻上,再次,再次,再次,再次.

 

也許我們都對彼此有著神奇的引力吧.

幾年幾年的過去,而身邊的人換了又換,而我們忽遠忽近.

卻總是回到頭來才發現自己要的,還是妳.

 

始終都是妳.

而每一次回來、每一次分開、每一次重逢、每一次傷感,是那麼深刻又疼痛.

 

這次,我不會再放手了.

而我知道,妳也是.

 

「別再走遠了,我的星星.」

 

「憑什麼我是妳的星星呢.」

 

「那就讓我成為妳的星星吧.」

 

 

 

(全篇完.)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可以打出全篇完這三個字我真的超想哭的 QQ

我的債終於換完惹啊啊啊啊啊啊啊

 

對我知道這篇我本來說我要寫虐結局

但我想了一周,我還是想不起來我本來的虐結局是甚麼鬼= =

所以我就放棄惹

變成這篇落落長的很像自言自語的結局.

別有一番滋味(?)

 

這篇裡面的腳色應該有發現我把 KTY寫得很渣XD

這是我對雙魚的偏見無誤

而很愛逃跑這件事情,也是我對牡羊的偏見無誤XDDDDD 正面衝突無法解決的話,那就逃跑吧,這樣XD

是說整篇最無辜就是張尹東,但是大家還是最討厭他XDDDDDDDDDD 而張尹東的設定是巨蟹(沒人問妳XD

感謝大家還回來看看這拖了很久的東西XDDDDD

 

今天跟搜萬捧由見面,才發現真的好多人都脫飯惹.

無論是原本的寫手,還是狂飯,都變成了啊是少女啊 這樣的溫溫觀望飯了

雖然我一直沒在少女身上砸錢(?)但是我自認是個熱情不減的飯XD

但總是買不到票就是了= =

 

我想少女與潔西卡都很珍惜剩下來的人們

無論是誰,我都還愛著,可能不喜歡誰的歌路了不喜歡誰的言論了不喜歡誰怎麼了

但我還是愛著這8+1個女孩.(好啦 是女人不是女孩了

我只希望他們未來順遂好走 逐夢並踏實 而誰都是

而愛,一直都在

她們彼此之間的、她們對我們的、我們對她們的.都在,都一直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比貓 的頭像
快比貓

快比貓的樂園@痞克邦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