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34912  

好久沒看到敏敏我想他了 TAT

所以只好來虐他一下(喂

不過,到底是虐誰呢? XDDDD

我對老少年的愛好像一直沒有消失,之前隨著工作忙碌的確對老少年沒有那麼關注,但是那份愛一直都在,看到照片時還是會忍不住暈暈,看演唱會時也是一如以往的嘶吼到燒聲(笑

一直以來,我都是害羞地闡述給朋友/同事聽,我是個老少年姐姐神經病飯的狀態.

雖然也被嘲笑都幾歲了還這麼迷,但我想好像真的不會斷掉欸,就像我對H.O.T好像也始終沒斷掉沒忘掉過.

我想我會一直在這裡,就好像你們一直在自己的舞台上一樣,你們給予,我們歡呼,而我們給予,你們感動.


說完還是要放一下虐文.

但好像虐的是曹圭賢 www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手機螢幕忽然間停格,然後黑了下去.

「沒電了呢.」曹圭賢這樣說著,然後把頭向後仰著,讓頸子架在靠枕上,無意識的張開了嘴.原本握著手機的雙手,就這樣隨意地散在身體兩旁,就像隨意被甩在沙發上的那隻不在發出光亮的手機一樣.

 

沉靜.

只剩下那盞便宜的日光燈,滋滋響著,像是要滅去,又像是還想挺在那堅持.

整間房子,沒有其他聲響.

 

連冷氣都沒有開.

汗從額間汨出,然後緩緩的在臉頰上爬行,癢感難耐.

就像現在心底脹痛著的過度的癢相似.

 

那是一種痛苦與期待衝撞出來的慾望.

他在等待.

曹圭賢在客廳的沙發以上,靜靜等待著.

 

 

他想起了,一直以來是怎麼樣期待著那張笑臉,只對著自己陷下酒窩.

而又是怎麼轉變的,讓那個人的神色在自己眼前漸漸不同,不自在和著不安,蔓延在兩人之間.

而又是怎麼停滯的,讓那個人不再對著自己笑,就連眼神停留都顯得浪費時間.

而又是怎麼崩塌的,讓那個人結婚的時候,親手送上了喜帖,露出了自己最喜歡的那一個笑容,咬著那樣自己最喜歡的腔調,說著:請一定要來.

...又是怎樣失控的.

 

 

 

 

 

在那個新郎禮間,他隨手推開了門之後,而穿著新郎禮服的他含著笑回頭,整個空間只剩下剛推開門一腳踏進禮間一手還拿著喜帖的他,與雙手拎著自己頸邊領結想著要怎麼打緊些部會散開來的準備要出席典禮的他.

 

靜謐的,就像是下了班之後剛推開房間門那樣,就算再期待有人問一句『你回來啦?』都沒有的靜謐那樣.

 

僵硬.

無論是兩個人的肢體,或者是心理,或者不知如何張開的口,或者不知該說些甚麼的腦袋,或者是這個空間的氣氛.

最後還是曹圭賢說了第一句話「領結不是那樣打得.」

 

然後,曹圭賢邁開步子,走上前,一步一步靠近,絲毫不扭捏,卻只能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其他的甚麼都聽不見.就算看著李晟敏的嘴張開了,合起來了,張張合合著,也都一樣,甚麼也聽不見.

 

雙手搭上李晟敏握著自己領結的手.

那個溫熱的感覺,已經好久沒有觸摸到了.

在碰到的那一瞬間,曹圭賢的手開始發抖,李晟敏的喉結明顯地往下沉了一次.

 

然後雙唇的接觸,是李晟敏傾身吻上的.

曹圭賢沒有太過驚訝,只是過於興奮地換不上氣,雙手從領結挪到了李晟敏的雙肩與手臂,緊抓著,像是要是不小心鬆了手就會摔下去那樣.

而李晟敏卻是將雙手鬆在身旁兩側,自然而然地往前傾著.

向過往的每一個吻一樣.

 

結束的時候,還是曹圭賢開的口「你的領結還是亂了.」然後伸出手.

 

李晟敏皺了眉「我要結婚了.」然後抬起手,握住往自己伸來的那隻手.

 

「原來你有意識到你要結婚了啊?」曹圭賢沒讓握住自己手的那隻手阻礙,還是捏起了李晟敏的領結邊「那麼這個吻到底算是什麼呢?」

 

李晟敏只是將眉間皺的更緊「我說,我要結婚了,你就只是幫我把領結綁好這樣的回應嗎?」

 

「是呢,你還期待會有什麼呢?開始是用突襲的吻讓我知道原來我們要開始了,結束就是用忽然來的冷漠告訴我要結束了,連結婚都親手送上帖子,你還想要我怎麼樣呢?我不是始終都是用微笑對著你的嗎?」

曹圭賢是第一次露出對李晟敏不耐煩的神情,捏著領結的雙手也變成揪著領口,襯衫都皺了.

 

李晟敏的神色才漸趨和緩.

他仰著頸子,看著曹圭賢的怒意,看進曹圭賢的眼底.

曹圭賢接收到的卻是無比的信任.

 

曹圭賢搖了搖腦袋,放開了緊抓著李晟敏領口的雙手.

往後跌了一步.

 

李晟敏卻趕上,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再次吻上.

不同的是,曹圭賢跌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不知所措,而李晟敏跪在椅子上跨過曹圭賢的雙腿,笑的冶豔.

然後吻上,咬在那張唇上,像是肉食性動物一樣,狠狠的咬著.

 

曹圭賢沒有辦法抵抗或者壓根不想抵抗的配合著.

就算嘴角淌著血絲也是.

 

門外頭熙熙攘攘的恭賀新娘的聲音不絕於耳.

而門裏頭濃稠的喘息與接吻聲響形成太大的反差.

 

「這到底是甚麼鬧劇?」曹圭賢抹去嘴角被李晟敏啃咬的血絲之後,冷笑了一下朝著鏡子裡的自己.

「我也不知道.」李晟敏擺出冷漠的臉,撫平西裝上的皺摺,然後回頭看著皺眉的曹圭賢「我想得到生命終結的時候,我才能定義,到底哪一齣才是鬧劇吧.」

 

那場婚禮,李晟敏的神色顯得疲憊,而曹圭賢的袖口被金厲旭發現沾著血.

 

 

 

 

 

那場鬧劇中的鬧劇是怎麼結束的,曹圭賢已經不太記得.

畢竟,結完了婚之後,李晟敏就進了軍隊.

當然,曹圭賢也是當新聞露出李晟敏要入伍的時候才知道的.

曹圭賢看見李晟敏的時候,就揪上他的領子「為什麼甚麼都不告訴我.」

「告訴你又怎樣?」是李晟敏的回應.

 

倒在沙發上的曹圭賢,感到漸漸嚴重的燠熱,按下了冷氣開關,滴的一聲,配著門口密碼鎖的解碼聲,一起響起.

 

是剃著平頭的李晟敏.

曹圭賢笑了「你變胖了.」

李晟敏走了過來,一把掐上曹圭賢的腿「你不也是?」

然後吻上.閉上雙眼用力的吻著,想是把所有力氣都用完那樣的吻著.

「我們這樣,到底算甚麼?」

是誰問的,兩人都不承認,卻誰也沒回答.

 

這是曹圭賢另外租的小單間.

除了李晟敏與自己,沒有其他人知道.

滿地的衣衫,汗濕了的氣味和著鹹溼的黏膩感,瀰漫.

 

就像他與李晟敏的關係一樣,除了曹圭賢與他,沒有人知道.

而到底算是什麼,而到底是甚麼關係,又有誰知道.


 

好想念李晟敏

好想念賢敏

好想念隨手寫就寫出虐文的我的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比貓 的頭像
快比貓

快比貓的樂園@痞克邦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