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不是個開心的東西,最近的心情一直都是這樣,寫手我移情作用很大,心情最近很不好,今天出得事情也令我感覺有點煩躁。

大概是MC快來了吧。

是說,除了這點能歸咎,我還能歸給什麼?

以下放文,不知所未知碎碎念,哀愁。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


 

最終還是甚麼都沒有了。

 

「我以為妳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妳沒有表情的說出這句話。

 

我想,妳是沒有表情的說出這句話。

其實我並不知道,因為我能夠與妳聯繫上的唯一方式,只有電話。

至少比看不出表情、感受不到情緒、無法第一時間了解所有的線上通訊軟體來的好吧?我這樣安慰自己。

卻忍不住去想,也許,就連電話也是無法感受到妳真實的情緒吧。

 

淡漠的語氣已經不再讓我受傷了。

因為,心裡一直都這樣疼著,在聽見關於妳的一字一句時。

要再多受點傷,其實也是有難度的啊。

我不是說身體上的,當然。

 

「是吧,是嗎?我應該要知道的嗎?」

「嗯,以妳對我的了解,不是知道的嗎?我始終會離開的。」

「妳是說離開我,還是離開這裡。」

我還是問出口了。

 

我知道那問題是這樣尖銳,卻也是那樣扯著我自己的痛覺神經。

無論哪個答案,都是。

 

妳沉默著。

我也。

 

「最近還好嗎?」

在我去醫院的新聞被吵得如此龐大之後的這個時節,妳開啟了這個奇妙的新話題,在這種違和感嚴重的當下,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卻在之後仍是沉默。

 

我知道,妳不悅了。

我們總是有這種奇怪的默契。

不該有的,卻有著。

 

「嗯,就那樣。」

「我沒有不聞不問,我在問的就是那件事,不要給我打哈哈。」

聽得出來,妳是微慍了。

 

其實,當時我以為一回頭,會是妳在那邊。

大概是因為舞台昏暗的錯覺吧,我甚至以為那是九人的場合呢。

於是在一瞬間墜落感出現時,在驚嚇之前,我都以為是妳,會是妳再拽住我的手腕然後說要我小心點怎麼每次都這樣傻楞之類的話。

就算沒有一隻細白又沒什麼力氣的手拉住我,也至少會發出一聲驚呼吧,我想。


卻什麼也沒有。

在驚嚇感之前,眼前一片黑以後,也都已經消失了好久,關於妳的色彩。


「我很好,我沒事。」

我也只能這樣淡漠的笑著說。

與妳一開始一樣的口氣。

 

妳沉默了一會,然後嘆氣。

「我不想說把妳自己照顧好這種話,因為妳已經夠成熟了,但我還是放不下心,放不下

 

我打斷了。

打斷了這些話。

我不想再聽一次,我知道那句話的結尾會是什麼。

 

在掛上電話以後,那句話的結尾,又再一次浮起來像是水母一樣緊緊的纏住我的海馬迴,永遠不放棄。

【不要因為我們分手了,就不讓我關心妳。我們還可以是至親、是親友、是朋友,我們只是失去了其中一種關係而已。】

 

頭,劇烈的痛。

也沒有比心悸要吐出的心臟那樣強烈。

疼痛與愛,都是比較級啊,是我從分手了之後才真正體認到的事實。

 

於是我拿起手裡的Red bull一口飲下。

是今天的第三罐了。

然後乾嘔。

 

反正,心裏的洞,在誰眼中都是隱形的。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 

 

 

 

內容眼熟很正常,有一段在臉書放過啊。

惆悵。

打關鍵字連Taengsic都不會自己跳出來了,我更惆悵了...

沒打名字,因為不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比貓 的頭像
快比貓

快比貓的樂園@痞克邦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