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appear  

忽然想寫,所以就寫了。

不是篇開新的文,不開心。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妳打算這樣爛在這裡等她多久。」

 

金太妍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才稍微醒了過來些。本來也不是睡著的,只是昏昏沉沉的不知所謂的癱在那裡,應該也不算是醒著吧,她是這樣想的。

 

然後金太妍抬起頭,看著聲音來源。

 

黃美英盤著手站在那裡,臉僵著,看著倒在那裡不知道在做甚麼的金太妍,緩慢的說著,卻不足以掩飾心裡的盛怒。

 

「眼神是那樣銳利啊、語氣也是呢,帕妮。」

金太妍伸手指向黃美英的眼睛位置畫了一個圈,在空中。然後作出了講話的手勢,在自己的臉旁邊。四指與拇指一張一合,其實還蠻好笑的。

 

但黃美英絲毫笑不出來,幾乎是用吼的,這樣從嘴裡竄出。

「她已經離開很久了,妳可以振作一點嘛!」

 

「很久?」

金太妍卻絲毫不為所動的繼續癱在那裡,像一坨爛泥。轉了轉脖子,讓關節鬆開些,是僵在這裡很久了呢金太妍,她這樣對自己說,在腦內。可是,才兩個月不到,這樣可以撐得上很久這兩個字嗎?金太妍不明白,於是露出天然呆的笑容。

「還好吧?」

 

「兩個月還不算久嘛!金太妍!她已經走了,把妳還有我們都丟在這裡了,這還不算什麼嗎?不聞不問這樣兩個月還不算久嗎?!金太妍妳耐心也太足了吧!」

黃美英崩潰的吼叫著,雙腿忽然軟了跪在地上吭的一聲,卻沒有用手摀著什麼的,只是任由髮絲從額前垂下來,遮住了視線遮住了臉,然後嗚咽著。

 

「是吧。」

金太妍看著失控的黃美英,臉冷了下,然後轉頭去看窗外還殘下來一絲兩絲陽光,夕陽西下呢,是不是就像我們現在的狀況一樣呢?夕陽西下呢,下一秒是什麼呢?是無邊無際的黑夜呢。

 

陽光漸漸的從窗外越來越暗,從窗框邊沉了下去。金太妍哼著歌,是in to the new world,那首九人一起的出道曲。從嘴邊溢出的,是鄭秀妍的高音部分。就算光現已經被路燈取代,房裡還是暗沉沉的,卻沒有誰打算去打開燈。

 

「為什麼

黃美英還是跪在那裡,發出很乾澀的疑問,如果不是這樣熟悉的金太妍,大概也會聽不出她在說什麼。

 

「我想她了。」

金太妍沒看著黃美英,還是看著窗外的原本暗了下去卻被路燈又照亮了起來的巷子,然後甚至輕輕笑著,帶著點哭腔。

「所以我哼這個段落,這是我想念她的方法。」

發著呆,定點看著也看不穿這濃厚的夜,就算有路燈。過了一會兒,金太妍自己回了過神來,然後轉頭看過去那個還跪在地上的身影。

「就像妳,用激動的情緒還有暴躁的態度來想念那個沒多說甚麼甩頭就走的她一樣,我們只是方法不同而已,卻都這樣想念著她。」

 

「想她又怎麼樣呢?」

黃美英冷笑著「想她她就會回來了嗎?」

 

「是啊,想她又怎樣呢?不怎麼樣啊,帕妮。」

金太妍隨手撥弄著掉了線的毛衣,無意識的進行著這項動作。

「我們只是想她而已。」

 

黃美英用力的捶著地板,伴隨著自己的哭喊。

 

金太妍知道,關於黃美英是這樣喜歡著鄭秀妍但卻始終保持忽遠忽進距離的那件事,關於鄭秀妍也知道自己其實喜歡她的那件事,她都知道。

但只是知道而已。

 

就像現在,自己與黃美英只能維持一個奇怪的平衡,卻想念著同一個人的奇怪狀況,只是知道而已,只是想念而已。

 

是啊,我們還能做什麼呢?

除了想念之外,關於缺失了的那一個角,怎麼辦呢?

 

金太妍看著還跪坐在那裡的黃美英,與後頭玻璃櫃裡反射出自己的狼狽樣子。

沒有答案。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你看,好巧,我們每個人,都想念著,同一個人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比貓 的頭像
快比貓

快比貓的樂園@痞克邦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