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   序

幸福娃娃,
有一個傳說,那是關於手作的幸福娃娃。
關於幸福,什麼是幸福呢?

你的幸福是,我的存在嗎?
或者,只有我的幸福是你的存在而已?
什麼時候,幸福會唦唦的到來對我盈盈笑?

我在這裡看著你的背影已經好一段時間了,你卻怎麼也不懂我的眼睛是朝著哪一個方位,只是對著360度的環繞微笑。
我等著,那就算只有一秒的笑靨。
畢竟我們不過是擦身而過的不同個體罷了。
不同的,人類,個體。


Chapter 1   是個開始吧,我想

你只是天邊的一朵雲,與我在怎麼樣也扯不上干係。因為我永遠只是大家身邊的一把空氣。
耀眼,閃著亮光。是你。
我低著頭,朝著你的那一邊慢慢的展開我的笑。「你是如此的吸引人吶。」我用著右手支著我的頸子,背後的窗外是一片青山,以及無止盡的霧。
早餐在桌上,漫著不引起人胃口的味道。
引起我注意的,只有你的背影。

每天東忙西忙的你,是班上的中心人物。似乎是偽裝的?那一張張不同的臉,卻是由相同的基調五官組成。乖孩子的臉,嚴肅的臉,沉重的臉,搞笑的臉,微笑的臉,好多種好多種,那全都是你的臉。
只是為了迎合大眾的喜好?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害怕?
只是為了,表面上有很多的好朋友。
我不喜歡這樣。或者說,我太過於隨性?
我不是個會為了別人而改變的人,一向不是。
有時候,喜歡你的眼神,會變成了嘲諷的眼神。你不知道,一直都不知道。

直到那一次偶然,我們的交集才起了個頭。
莫名奇妙的校運會,讓我們莫名奇妙的開始了交換微笑的習慣,卻是秘密的。

你訂了冰塊,我做了奶茶。
我和你第一次變成了我們這樣一個包容了兩個個體的辭彙。
猜拳的後果,
中心人物如你,雜項的事全由你包了。
而無名小卒的我,只好接下了莫名奇妙的所有凍飲系列。
我們一起跑了好些地方訂了好些東西。
而第一次大成功的獲利,讓我們第一次相視而笑。
第一次, 是你看著我的眼,笑了。
我卻能夠十足的肯定,那一抹微笑確是真心。



Chapter 2  是笑容的起點。
   
「幸福對你來說,是我的存在嗎?」
當我們交換了一整個學期的秘密交換日記以及秘密微笑之後,我忍不住在一次的日誌上面寫下這樣的字句。

「嗯,當然是啊,你是我最重要的支柱!」
你說你的佔有慾望太過於強烈,無法忍受失去我的痛苦。
卻又說,不希望我們的友誼展露出來讓所有人看見,因為怕他為此傷神。
他是一個我很了解卻又很不了解的人,或者這麼說吧,我很了解你所了解的他,卻不了解你所不了解的他。的確是這樣,你告訴了我關於他的你所知道的一切的一切,秘密的,公開的,還有半掩蓋的。

你和他,一直都是「你們」這樣的融合字眼。
你們的密度,已經到達了水銀都穿不過的緊密。
只是突然間,刷的變成了散沙,你不懂,你很難過。
你的手裡緊緊握著一個幸福的手作娃娃。只有一個。孤獨的,單個的,寂寞的,一個,幸福娃娃。卻怎麼也幸福不起來。
曾經以為,我是個替代品。你卻嚴厲的說,我永遠都無法取代他的位置。
但隨即用溫柔的口吻,順了順我的心「你永遠都會在那一個特別的位置。」

我們手牽著手,在那一條車聲喧揚的街道。
「我們要一直這樣,到老了還要牽著首在這條街上走路。」你笑著這樣對我說。
不可置信吶其實,看著你笑彎了的眼,不可置信從你的嘴裡說出這樣的一句承諾。縱使那並不一定會成真。

幸福對我來說,的確是你的存在。
在我看見你的那一瞬間我就深深的了解到了。

有太多的舉例,可以讓我忍不住微笑。
卻又有太多的實例,讓我忍不住揪心。

貼心的買我最愛的石頭巧克力,任性的對我嘟嘴,
只有我看的見你的真實而不是偽裝,
因為我窩在你身邊睡覺而撲上來說你想要玩摔角,
很曖昧的正在打鬧時被突然開門的你家人嚇到你竟然裝睡,
摸摸我的頭說「下次不可以這樣了!知道嗎?」
揪住我的臉,像玩弄麵糰那樣的搓揉著。
偷偷的在畢業旅行時,親了我的臉頰。
最後一次的微笑,是當我收到你親手作的幸福娃娃時,我看著信,對著窗外的月亮洋洋的笑了,我知道你跟我在看著同一朵月娘。


Chapter 3   平凡的轉折,就像我們每個人的一樣普通。

那一朵平凡的手作娃娃並不漂亮,只是一般般的,對著我笑盈盈的。
我知道那紫色的繩子,是你自己選的。
我知道那紅色的中間有穿孔的相思豆,是你挑的。
我知道,那一個一個步驟,是你為了你心中的我,親手作的。

「平凡的手作幸福娃娃,要有兩個就能得到幸福。拿到兩個之後,就能夠成為給予幸福的大人囉!希望我們的幸福手作娃娃可以真正的幸福起來!」你是這麼在信紙上寫著的。

我笑著,對著那信紙,對著那月亮。
幸福的手作娃娃啊,那是一個多麼可愛的傳說吶。
拿到兩個就可以得到幸福,那不是太容易了嗎?
隔天就到商店街去買了個有金色頭髮的女孩兒手作幸福,我把它配戴在包包上。
那一個有相思豆的,與那一個金色髮絲的,在包包上相視而笑,就像是你和我一樣。秘密的,相視而笑。

那一年,我們高二。



Chapter 4   是個結束的開始。

有太多的回憶,在我跟你這兩個字眼之間氾濫。

你看著我的眼,從什麼時候開始變了?我沒感覺出來。
或許是長期處在安逸的狀況下,的確會讓一個人失去戒心吧。

我看著你的眼,一向是這樣的溫度。
你卻從五公分的距離,把我跟你拉成了太陽與冥王星的間距。
「你不是處女吧?」a這樣問了我,在一個再平常也不過的下午,太陽再平常也不過的西斜,這時候的我再平常也不過的咬著冰棒。
「什麼?」我卻異常的聽不清楚a說的話,每一字每一句,卻異常的再也無法在回憶裡按下搜尋關鍵字「你」,卻再異常也不過的想不起我跟你是什麼樣的關係。

你說出口了,對除了「我們」之外的人說出口了那一個我一直不願承認的秘密。那一段晦暗的過去,是你說的,好朋友有什麼不能說,我本來一直都隱藏的很好,卻因著這樣的關係,讓我忘記了人生來自私這樣的不變鐵律。
而我告訴你了。也開始了一個我們之間的結束旅程。

「我怎麼能夠一直承受著這樣的秘密,這麼大的秘密,我不說出口我總有一天會給悶死!」你對著我大叫,我只是冷冷的笑著。
突然間,我發現我跟你並不屬於同一個世界的人。你在翹翹板的那一頭,遠遠的,用力的,跳著你的踏板,連同很多人,一起,把我的生活攤在太陽底下,曝曬,嘲笑。

「原來你是八卦記者吶。」我依舊支著我的脖子,背後映著那一整片的青山,還有永遠不散的霧。看著又變的遙遠的你,我笑了。
只是還多了滴在木頭桌子上面的眼淚。

仍舊是從別人嘴裡聽見的耳語,
「他好可怕,像是不希望我幸福一樣。」
「我希望我可以跟他斷的乾淨。」
「你可以幫我跟他說嘛?」
「他的佔有慾太強,讓我覺得害怕。」
每一個他,都代表著我,都代表著你曾經放不下手曾經眷戀的我。

你的冷漠,厭煩寫的清清楚楚在臉上,日誌裡寫的字跡卻是今天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我的生活一點樂趣都沒有。
因為我不願意幫你撥一通電話,你給了我臉色,把我替你買的午餐一股腦的倒進了垃圾筒。
你挽著我的手去找了別人,而你挽著別人的手,從我面前走過。
眼神不再為了我停留,不再有那秘密的微笑,而是穿過我當成空氣。

「仍舊是空氣吶。」
原來如此,我仍然是你身邊的空氣,透明無味。


Chapter 5   開始微笑。

我用米糠把你藏起來。當然只是照片,紙條,還有一切的日誌。
也許像是誰說過的一樣,過了十幾年之後,再打開來看會笑了笑的無所謂。
又也許,我永遠都無法打開這樣的封印?

我從你身邊消失了,聽說你曾找過我,聽說你曾經跟誰承認過你的錯誤。
但那不過都是聽說罷了。聽說聽說,誰聽了又說?是不是加了點油,添了點醋。
我與你,不過就是一段過去罷了。再也不會是一個「我們」。
那幸福的手作娃娃臉上的笑容紅線,早已經被摩擦的剩下一點一點紅痣。
看不出來那曾經是一抹笑容。

原來,要把幸福灌入幸福的手作娃娃才有用的啊。
用金錢所換來的,不過是個空殼罷了。
我會等著,下一個,把幸福的手作娃娃交到我手上的人。
我會得到幸福的。縱使你不相信也罷。

「不過就是幸福罷了。」
我還是用右手支著脖子,背後的窗子卻被粉紅色的窗簾遮住了,就算有透視眼,窗外也不可能會是那一片青山。
我搬離了,那一個永遠只有霧的模糊地帶。

全站熱搜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