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結局之前沒有交代完赫海的事情啊。

今天看到徐仁英的歌,忍不住就寫了一點點。

就當作是交待吧。

 

 


 

 

「我們分手吧。」李赫宰對著電腦螢幕這樣說著。

 

李東海正好推門進來。

他停在了門口,只因為那一句正巧傳入了自己耳裡。

那是多麼可怕的一句話。

 

而自己曾經這樣狠狠的經歷過。

 

「頭也别回,就這樣分手吧。也沒有甚麼話可說,我們之間就到此结束吧。」李赫宰繼續這樣說著,卻連頭也沒回。

 

李東海噌了下鼻子。

 

想起來那時候。

 

李赫宰因為自己過頭的任性執著而放開了手的那時候。

 

不是恨。

 

也不是討厭。

 

而是一種,再也無法擁有更多,無法給予更多,而停滯下來的。

連話語都顯得多餘的感覺。

 

如果連交談都沒有辦法的話。

是不是就只能結束了呢?

 

李東海只不過是回想而已。

就發抖的沒站穩而碰撞了木門。

 

李赫宰這才回頭。

那不笑的臉龐是這樣冷冽,李東海也是在那時後才明白的。

 

面無表情的李赫宰,在回頭看見是李東海的時候笑得咧了牙出來。

 

李東海卻害怕得想逃走。

才轉身而已。

 

李赫宰就把塞在耳裡的耳塞式耳機拔出來「東海?」

 

李東海膽卻的停在原地。

遲遲沒有轉身。

 

李赫宰回頭看了下電腦上正在撥放的新歌:我們分手吧。

淡淡的笑了下,站起身,往李東海的背影走去。

 

李東海知道自己又多想了。

知道自己這樣惹人厭。

知道李赫宰不喜歡自己這樣因為一點小事就亂作文章的。

 

知道自己現在的焦慮執著跟那時候明明就一模一樣的討厭的。

 

李赫宰走過去的時候只是輕輕環住那人的腰。

然後把鼻子湊在了那個人頸邊,用力的嗅了一口。

 

李東海因為這樣的互動更加緊繃了些。

連口水吞嚥的聲音都感覺刺耳。

 

但李赫宰說「呀,我們東海還沒洗澡澡啊,臭臭耶!」

 

幾乎是反射動作。

李東海轉身,巴了李赫宰的後腦。

「呀!!」

 

但下一秒李東海就僵住了。

明明是自己的錯,卻

 

但李赫宰笑得沒了眼睛。

 

李東海卻不知道現在自己該是開心李赫宰並沒有繼續不理會自己或者應該因為自己巴了李赫宰而感到焦慮。

尷尬的站在那。

 

李赫宰又再次擁上李東海的正面。

「謝謝你把我找了回來。」

 

李東海還是僵直了身子。

 

「謝謝你還愛我。」

李赫宰這樣說。

雙手擁得更緊。

 

「我以為」我以為你不要我了,我以為你再也不會要我了,我以為你恨我了,我以為你討厭我了,我以為我在也看不見你了。

李東海甚麼都還沒說出口。

李赫宰便俏皮得咬住那人的唇。

 

鬆開之後,李赫宰在李東海的耳邊說「不要再以為了,看清楚現在的我是這樣愛你就夠了。我們東海啊,這輩子我都不會放手了。」

 


 

 

這首歌雖然應該是悲傷的才對。

但是我想要寫出暖文來啊。

所以,就這樣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比貓 的頭像
快比貓

快比貓的樂園@痞克邦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