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片空白梗在我與你之間;

若不是觸見過,也不會知道,空白其實是硬得撞不破的、利得摸著就破著的。

 

我遙遙的望著在空白之後的你,縱然已經模糊不清了,我還是看著。

從來沒有萌生過的愛意,讓我只對你愧疚不已,於是你要甚麼我便給甚麼,就算你說你要的是我的陪葬,我都可以笑著閉眼。

卻只惹來一地碎玻璃,那是你因為氣結而摔碎的鏡面。也是你因為疼痛而破裂的心。

 

不懂得的人,始終是我。

那樣的相遇,那樣的企盼,那樣的蠢蠢欲動。

卻有這樣的傷痛,這樣的暴怒,這樣的不得善終。

 

又或者,最懂得的人,始終是我。

你給予的再多,也不過是隨身而過的香氣,很美,卻不是我所求。

於是我閉上眼。

用手摀著你的眼,任憑你尖叫崩潰。

 

於是,我成了你的夢魘。

不是黑色的,而是空白的,純白的,亮晃了眼的夢魘。

閉上了眼也忍不住刺眼得出淚的夢魘。

 

 

於是你說,

你好,雖然我從來我從來不知道你是否過的安好。

就算我在你身邊也從來不知道你真正的心是否安好,你還安好嗎?但我想我永遠也得不到答案。

抑或是我不相信,答案。

再見,就算我們再也不會見。

所以我離去了,我知道你不會掛念我,就如同我的夢魘是如何夜夜驚醒我卻從來無法得到你的拍打哄睡一般。不見了,

我曾經的獨角獸。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