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bby Cat's Paradise

    

※×gravity卡住了,所以來換個版型,是我最喜歡的JCC的幾張照片,颱風快點離開,我要好好享受我的假期!! - CrabbyCat 2016.09.27 19:10

藥 

「我生病了。」李伊綺拿起手機,本想打那人的手機號碼,卻在輸入之後遲遲按不下撥號鍵,最後按下了公司的電話,轉到那人分機才說出口。

 

「嗯,要請假嗎?半天?一整天?」蕭廷轅接起電話之後便皺緊了眉,今天是星期一,兩人上周五吵架到現在冷戰都不跟彼此說話,好不容易終於接到電話卻被告知生病!?搞甚麼鬼這傢伙。

 

「不知道,說不定是一星期。」李伊綺半賭氣的說著,噌了噌鼻子,感冒是真的,這周末因為跟那人吵架在家睡覺沒人幫自己蓋被子,冷氣吹著涼了,一個不小心就變成這樣了,但其實也沒這麼嚴重到要請假,但是心情不好,請個情緒假總可以吧,哼!

 

「生甚麼病了這麼嚴重。」蕭廷轅擔心了起來。

 

「經理需要知道的只有你的助理生病了就可以了,甚麼病助理不需要再呈報給經理知道吧?」李伊綺怨嘆自己為什麼會愛上個笨蛋男人,怎麼說都聽不懂自己只是在生氣對方為什麼一整個周末都不來安撫自己而已,到底是不是真的key不合無法溝通!

 

「伊綺,妳到底怎麼了,到底生甚麼病了,告訴我好不?」蕭廷轅壓低了嗓子問,卻一點也不溫柔,帶著點不耐,原因無他,現在是上班時間,老總再隔板外頭走來走去,辦公室戀情就已經不能攤在太陽底下讓人看了,何況是上班時間還在講私人電話,這種事情要是被發現不被叫進去臭罵一頓才有鬼。

 

「不耐煩就不需要知道這麼多,蕭經理,你助理我現在身體不舒服,我要掛電話了,再見!」李伊綺一生氣便把電話給掛上。

忍不住在心底不停碎念著,到底事發生甚麼是當初為什麼要跟這男人在一起!

 

蕭廷轅看著被掛上電話的話筒,無奈的嘆了口氣,掛回桌機上頭去。

 

「老闆,心情不好啊?」隔板那頭探出個頭來,是個很愛黏在蕭廷轅身邊的年輕秘書垂著長直髮問著他,那長直髮跟伊綺的長髮簡直一模一樣的柔順。

 

「啊,嗯,有點。」蕭廷轅有點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自己平常其實不太在辦公是外顯自己的情緒的其實,今天怎麼忽然就

 

那秘書輕輕撥動自己垂到胸口的長髮,黝黑的髮色襯的皮膚更顯白皙,大框眼鏡的下頭睫毛膏與眼影濃得不得了,像是拿掉眼鏡就可以直奔夜店那樣「跟女朋友吵架?」

 

蕭廷轅有些看呆了,跟李伊綺交往兩年都沒有再去夜店混過,現在忽然這麼近距離看著這樣令人緊縮喉頭的女人,吞了口口水「啊,嗯,是啊。」

 

「真是的,原來蕭經理死會啦?」那秘書柔媚的嬌態,像是貼在隔板上了似的。

 

「喔,交往兩年了。」蕭廷轅略帶歉意的笑著,但其實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這笑容會帶著抱歉的感覺。

 

「怎麼了呢?為什麼吵架呀?」秘書把辦公椅嚕到蕭廷轅的位置上,好奇的用雙手撐著下巴問著。

 

「阿,其實也沒甚麼啦,只是我好像常常搞不懂妳們女人的思考邏輯。」蕭廷轅笑的無奈「上周五跟他吵了一架之後,今天竟然」差點講出口!蕭廷轅咬了自己舌頭一下「竟然就不去上班了,還要我打電話哄她。」

 

「啊,這樣啊,經理你是不是一整個周末都沒有打電話給你女朋友?」那秘書張嘴輕咬著筆,卻讓蕭廷轅感覺有些刻意。

 

「是阿,都在吵架打電話去不是平白無故被罵嗎?」蕭廷轅無奈的說。

 

那秘書不語,挑著眉。

 

「難不成我還得自己打電話去挨罵?」蕭廷轅瞪著眼睛看著那秘書挑起的眉毛,想著,這女人的眉毛竟然是用畫上去的,根本沒有毛耶!

 

「經理,大部分的女孩生氣是要人哄的,你不哄接下來就會越來越糟而已。」那秘書的小舌輕舔著她咬在嘴裡的筆蓋「不過有些女人阿,是不用哄也會乖乖的那種噢,經理~你知道我在說甚麼嗎?」

 

蕭廷轅只覺得有種厭惡感在胃裡翻滾。

 

全世界有這麼多女人,每一個都是可以看著開玩笑著讓眼睛吃冰淇淋,但是唯一可以貢在家裡放著寵著愛著的,只有李伊綺一個人。

 

蕭廷轅冷了冷臉「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快點回妳的位置上去。」

 

秘書噘了噘嘴,回到自己的小隔間裡。

 

蕭廷轅下午向董事長請了個假,盤算著要怎麼跟家裡那小妮子哄哄才行。

 

 

 

 

 

 

卻在拿起備用鑰匙打開門之後,就看到攤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李伊綺。

 

李伊綺正吸著鼻子,感冒讓他的耳朵一直嗡嗡叫著,根本聽不到大門鎖被轉開的聲音,所以看到門忽然被打開的時候,真的差點喊出聲,非常快速的站起身,把手放到臉前的防禦位置。

 

直到看清楚站著的人是蕭廷轅的時候,才軟下身子。 咚一下的跌在沙發上。

 

「伊綺!」蕭廷轅差一點點就可以撈到李伊綺的腰,但還是讓她摔在沙發上,還好是沙發而已,不然大概自己會吃不完兜著走。

 

「你要來也不跟我說害我嚇一跳,你真的很討厭欸!」說著說著李伊綺便哭了起來,感冒的不適加上累積的吵架怨嘆讓李伊綺回到小孩時代似的,說哭就哭。

 

「伊綺乖好不好?」蕭廷轅輕輕撫上李伊綺的額頭,阿,果然是發燒了阿,難怪耍孩子脾氣「幫你拿藥藥好不好?」

 

「不要,」李伊綺環住蕭廷轅的頸子,把很重很重的頭搭在蕭廷轅的胸膛上「我的藥已經在這裡了,要拿甚麼藥。」

 

蕭廷轅看著這霸氣盡失的母老虎變成小貓乖乖躺在自己懷裡,忽然生起了一股罪惡感,自己到底為什麼不早點來哄這小孩,還得讓她心情不好這麼久。

 

蕭廷轅把李伊綺放在沙發上,到冰箱拿了冰枕,放在李伊綺頭下。

 

李伊綺卻一直扭動身子,一定要賴在蕭廷轅身上躺著。

 

蕭廷轅才只好摟著李伊綺,再把冰枕放在她前額上。

 

蕭廷轅隨意的轉著電視頻道,沒聽到懷裡那個人偷偷流眼淚不停囁嚅著同樣的一句話。

 

「大笨蛋,你才是我的藥。」



 

在愛情裡面,其實常常很多時候,只要對方的一句諒解就甚麼都好了。

所以我總覺得,交往的對象才是自己的藥。

 

而裡頭的男人,我相信世界上的男人有很多是這樣的。

外頭的女人,可以看,可是開玩笑,可以偷窺,但是真要抓牢的,是家裡的那個許諾過的母老虎,也是乖貓。

 

, , ,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大屁
  • 那秘書讓我覺得好不舒服=__=
  • 哈哈哈 現在有好多女人是這樣的阿 嘖嘖
    有的時候 很多人會怪自己的另一半不矜持
    但其實外面的誘因真的好大好可怕
    如果自己的另一半有玩心
    再怎樣堅強的愛情都會瓦解的呀...

    快比貓 於 2012/09/06 00:52 回覆

  • Cano KE
  • 至少他抓住了家裡這個
    而不是為了吵架時的面子問題去放棄自己最想守護的
    可是真的有機會這樣抓住的人 真的少之又少

    深深覺得女人在生病的時候就是隻貓阿!!
  • 是阿, 兩個人的交集最薄的時候 就是最危險最容易被趁虛而入的時候阿...
    如果這樣還是可以好好的把持住
    只看關心碗裡的
    把碗外的推開
    這樣的人真得不可多得.....

    女人不只在生病的時候是貓,
    賴床的時候, 餓的時候, 虛弱的時候, 或是...
    想要變成貓的時候都是貓 XD

    快比貓 於 2012/09/06 00:5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