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bby Cat's Paradise

    

※×gravity卡住了,所以來換個版型,是我最喜歡的JCC的幾張照片,颱風快點離開,我要好好享受我的假期!! - CrabbyCat 2016.09.27 19:10

吶吶,這是靈異相關噢! 怕怕的孩子請不要點入:)

 

好久沒來黑一下,今天坐在咖啡店的角落,忽然想出了這個詭異的東西。

哈哈,希望大家會喜歡:)

 

 


 

 

沒有人發現角落裡的視線。



是不是常常覺得一個就算再熱鬧的聚會裡,總會不經意的感覺到背後有一股冷冷的注視感。
因為,那是在角落裡總是有看不見的那個存在,或許憤怒、或許寂寞、或許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卻總被無視。

以為自己只是被世界不需要、以為自己被所有人霸凌、以為還活著。


 

 

 

 

丁朗是第幾次在這個教室裡醒來?連他自己也不記得了。


但只記得那一次次來自同學的巴掌、不小心出現在自己衣服上的腳印、總停留在中庭的自己的課桌椅、在垃圾場的課本、還有

老師一邊說著「你這沒用的東西,一輩子也成不了才的垃圾!」然後一邊甩在臉上的巴掌印刺痛。


在醒來的一開始還畏畏縮縮著,擔心誰又不小心看到自己之後又來拳打腳踢。


但是丁朗這次發現,他們的霸凌換了一種方式了 - 無視。


當做空氣那樣的無視

 


不只是自己的位置被搬到垃圾桶旁邊、

不只是大家連看都不看自己、

也不只是不小心踢到自己的腳而發出的感嘆:真晦氣、

不只是迎面走來差點撞著也不避開還是自己害怕撞上而閃躲的驚慌而已。

 

甚至,連在課堂上舉起手,老師也都忽略自己。

 

 

丁朗苦笑著踢著地上的石子,想到今天在課堂上老師連看也不看自己的視線,怎麼能,忽略得這麼徹底吶?

 

丁朗駐足在這個小巷口,只是為了巧遇她從國小便喜歡的那個女孩。

其實那個女孩長的一點也不特別美,或是特別亮眼。

只是因為,在那個女孩眼中,有自己的存在。

 

因為那女孩,看的見自己。

 

當然,不是說甚麼自己已經死了只有沈霈淇有陰陽眼看得見自己的這種電影情節。

 

只是因為那個女孩願意對自己笑、願意對自己訴苦、願意對自己說話聊天、願意陪著自己體會自己在學校被霸凌的痛苦,願意把自己當作一個人。

 

甚麼時候開始這麼卑微了呢?

 

「竟然願望已經變成被當作一個人一樣的對待,就可以了嗎?丁朗。」丁朗敲著頭對著自己說。

 

「怎麼啦?」清亮的女孩的聲音傳入丁朗的耳中,讓丁朗有一種想要哭出來的感覺「今天看起來心情很不好,發生了甚麼事了嗎?」

 

沈霈淇其實是知道丁朗一直被霸凌著的。 而她也一直很為丁朗抱不平,甚至都想要衝去丁朗的學校替他出頭了。

 

其實以前的丁朗並不是這樣被對待的一個人,在沈霈淇與丁朗還一起念同一間小學的時候,丁朗是個很開朗的孩子。

 

但自從上了不同的國中之後,丁朗被分進了一個每個同學都很高調的班級,相較之下丁朗顯的好像格格不入,再加上丁朗並不是很突出的成績,到最後就連老師也不再加以理會。

 

但是丁朗一直告訴沈霈淇不要幫自己,因為要是這樣自己只會被欺負的更慘。

沈霈淇也只好只能每次在巷口被巧遇的時候,安慰著丁朗,然後一起走回家。

 

 

 

而就在丁朗告訴沈霈淇今天他們又換了種方法來霸凌自己的時候,丁朗的手機裡收到一封來自老師的簡訊。

 

【丁朗同學,今日無故未到校,請即刻前往教室參與個人課後輔導,否將記大過一支。】

 

沈霈淇搶過手機,馬上氣沖沖的拉過丁朗的手「走!今天我跟你一起去!我去幫你做證!」

 

「霈淇,我們不同校,你要怎麼幫我做證有去上課?」丁朗苦笑著,把手機放回口袋裡。

 

「我!我!我今早跟你一起出門送你去學校的你忘了嗎!」沈霈淇不停的對丁朗眨著眼睛「就這樣跟他們說就好啦!說我看著你進了學校的!就好啦!」

 

「你覺得有用嗎?」丁朗消極的垂下肩膀。

 

「我不知道有沒有用,但我知道你不反擊就絕對沒有用!今天我陪你回去定了!」沈霈淇氣得把袖子給捲了起來。

 

 

 

 

 

 

 

 

 

 

丁朗走進學校裡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漸得暗了。

 

平常都不會在晚上回來學校,有多少傳說丁朗也只是笑笑的帶過,但是當自己在夜色時分走回學校時,才會知道空蕩的校園與白天很可愛的狗叫聲混搭在一起,是多麼令人發顫的一件事。

 

剛剛走進校門,就看見在一樓的教室還亮著燈。

 

但另丁朗覺得奇怪的是,老師明明說的是個人課後輔導,但是全班都坐在位子上。

 

「妳在這邊等我。」丁朗回頭按了按沈霈淇的肩頭,沒等沈霈淇說話便獨自走進了自己的教室。

沈霈淇覺得奇怪,這樣空蕩蕩的一間教室,也沒有老師在裡頭,為什麼丁朗要自己在這邊等呢?

 

 

 

 

 

 

 

 

 

才一推開教室門,所有人便往自己看來。

 

「你們,」原本被那樣的視線嚇住的丁朗卻火氣湧了上來「你們現在看的到我了嘛!?」

 

三十幾個同學,還有老師,都還是不說話,只注視著自己。

 

「先是怎樣都看不到我,現在是怎麼?只會看著我連話都不會說了嗎?」丁朗歇斯底里的大吼著,想要踢第一排的桌子。

 

卻踢了個空。

 

怎麼會?丁朗覺得奇怪,剛才看準了才踹下去的,怎麼忽然踹了個空?

 

抬頭一看,第一排的人包含桌子椅子,全部都消失了。

 

第二排以後的人,還是一樣注視著自己,面部表情扭曲至極,嘴角都掐到了顴骨上那樣的扭曲的笑容。

 

丁朗卻,一點聲音都聽不見。

 

「喂,」丁朗感覺到有些微微不安,走向第二排,想要隨便抓住哪個同學的手「你們現在到底是在惡搞我哪一招」話還沒說完,第二排的同學還有課桌椅就這樣蒸發在空氣中。

 

丁朗摀住自己的嘴巴,怕自己就這樣瘋掉得大叫。

 

第三排,第四排,第五排,第六排。

 

剩下老師還站在後頭垃圾桶旁邊的鏡子前,

 

而第七排,只有一個位子,就是丁朗的空桌。

 

丁朗站在原地,注視著老師笑的猙獰的臉孔。

 

猶豫著自己是不是不該再往前進的當下。

 

老師消失了。

 

但丁朗清楚的看見,老師是被吸進了那面鏡子裡頭。

 

但當自己看著那面鏡子時,丁朗才發現這面鏡子的詭異之處。

 

那是面,所有東西都投射不出的鏡狀物。

 

 

 

 

 

在丁朗拿起自己的課桌椅,砸向那面投射不出任何東西的鏡子時,沈霈淇衝到了教室裡頭,卻只親眼目睹鏡子裡伸出一隻手拉住丁朗舉起的椅子腳,拖進了鏡子裡頭。

 

而有另一隻手爭著擠出來,搶過桌面的一邊,也在一瞬間拉進了鏡子裡。

 

還有另一隻手,另一隻手,另一隻手,一直不停的從窄小的鏡子裡伸出來,抓著丁朗的衣角、手表、眼鏡,還有手臂。

 

當丁朗被拖進去的時候,臉上還帶著惶恐,看著沈霈淇的臉,叫她:快跑!

 

 

很多傳說裡,總是被忽略的那個人,不知道自己已經該離開這世界。

但這次,是活下來的人,只有丁朗了。


噢,應該說,原本活下來的人只有丁朗了。

 

 

 

 



「還喜歡我們送你的禮物嗎?倒霉鬼。」鏡子裡的世界,不只是顛倒著,而且還像是沒有地心引力似的有無數個立足點,每個猙獰的臉孔,都站在不同的角度,圍繞著自己。

 

丁朗只是看得呆了。 

 

「看來你不知道,你睡著的那堂課,我們在家政教室裡瓦斯外洩全班窒息死亡的事情吧。」臉上白得發紫的班長說。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丁朗握緊著拳頭,嘶吼「為什麼要帶走你們這麼討厭的我!!!!」

 

「怎麼能放你一個人呢?」老師的臉不斷放大,直到停在了我的眼球前方「怎麼能,只留你一個人在那邊快樂的過活呢?怎麼能,讓你逃離我們呢?少了你,我們可是會很寂寞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來自同學與老師的尖笑聲,刺進丁朗耳朵裡,就算不再感覺到耳蝸的刺痛,卻絕望得看著鏡子外頭,衝進教室而跪倒在鏡子前哭泣著的沈霈淇。

 

也許有一天,有一天,

丁朗想。

 

 

 

 

 

 

 

 


鏡子漆黑一片,連沈霈淇的倒影都沒有。


卻出現了一個暖暖的微笑,
像是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頭那隻笑貓的笑容一樣,只有嘴的弧形。

沈霈淇停止了哭泣,用手觸摸著那面只有笑嘴的鏡子。


那張嘴像是在說什麼話,張張合合。


用指尖觸著那在熟悉不過的唇型,是丁朗的唇,卻只有冰冷的鏡面觸感。

一個一個字的讀。

「也、許、有、一、天、我、們、會、在、別、處、

相、見。」

沈霈淇的淚又忍不住滾落。

那唇又開始動著。

「也、許、那、個、某、一、天、
就、是、今、天。」

沈霈淇來不及思考是什麼意思。

尖叫聲也只漏了一點在外頭。

教室便再安靜也不過。 什麼也不剩。

 

夜裡的校園,沒有燈光,沒有學生的嬉鬧聲,只有漆黑,與狗叫聲。

 

 

 

 

 

 

 

也許有一天你也會在鏡子裡看見,一個熟悉的笑嘴。


但請記住,千萬別靠近,因為,誰都忍不住寂寞的,就連已經在鏡子裡頭的那些曾經熟悉的人,

 

也是一點也不甘寂寞。

 

 


 

這篇應該沒有比之前幾篇可怕,

其實我是刻意再調整恐怖的程度的HAHA

因為我不想連自己都被嚇到 hahaha

 

喜歡請大聲告訴我噢拜託:)

, , , , ,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詳
  • 哇喔喔喔
    有點怕怕的點進來了

    真的T T
    被忽視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就算是討厭的人 比起被欺負 被忽視似乎更恐怖
    就算自己被別人欺負 但至少都還有受到一點"關注"
    忽視的話 是連一點關心和關注都得不到了T T
  • 哈哈 是不是沒有真的很可怕XD

    是阿 被無視其實是最可怕的霸凌阿....
    好像就真的不存在這世界上一樣......

    快比貓 於 2012/08/19 21:22 回覆

  • gia
  • 我覺得有恐怖到。
    這樣還有降低恐怖程度?
    我怎麼敢去看其它篇?
    照鏡子都覺得怪怪的。
  • 哈哈哈 我本來還想做動圖
    但是我想做完動圖可能只是好笑而已(默)

    有恐怖到的話我實在是感到很高興(這人有病)

    快比貓 於 2012/08/20 23:37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