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Hyuk-Vicennial

人 人人人 人 QQ

覺得這篇很適合放這張照片QQ

是說我要衝韓國了 十月中

是說我等等要繼續replay 偷偷咖了

現在是完全中毒的狀態

不想散班 只想見歐吧!!!!!!!


3.

 

看著張佑赫在廚房裡的背影,安勝浩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有多久沒有看見這個男人為自己認真做菜的背影了?

 

安勝浩不會承認他自己認真地看過張佑赫出演的我獨自生活那麼多集.

那個一早起來認真烹調早餐的那個背影,是那樣熟悉的讓安勝浩惆悵.

那時的自己,一邊看著影集,一邊就坐在電腦螢幕前面,啃著便利商店的食品,然後嘆了口氣,卻也無法舒展開胸口那一股憋得痛了的滯悶感.

 

現在這樣的背影,就在自己裝潢好的家裡,是那麼的不可思議,那麼的夢幻.

好像一伸手,夢就會醒過來一樣.

 

於是安勝浩,小心翼翼的不挪動身體的任何一部份.

擔心是不是移動了任何一分一寸,這人就會像泡影一樣噗噗的破掉然後消失在眼前.

就算再多看一秒鐘也好,不想冒任何一點險.

安勝浩是這樣想的.

 

 

 

「欸,你媽做的泡菜怎麼都被你放到壞掉了.都起白黴了.」

張佑赫埋進冰箱裡的半身,看起來很忙碌.

 

安勝浩看得出神.

 

「呀,是聽不到嗎?你.」

張佑赫爬出冰箱,不耐煩的看著安勝浩,然後歪頭「欸,叫一個客人在這邊做飯就算了,你完全不來幫一點忙是?」

 

安勝浩沒有動作,他聞到空氣裡漫延著不屬於自己、也不屬於在德、也不屬於早就搬出去的律師弟弟的氣味,甚至不屬於當年的張佑赫的氣味.

是換了香水了吧?沒有聞過,但挺喜歡的.

是現在的張佑赫呢.

這跟夢一樣的語句,是這樣的不可思議.

安勝浩沉浸在自己世界裡.

 

「安 勝 浩.」

張佑赫的斷音很明顯表現出不悅.

 

「啊!抱歉抱歉,你剛說什麼?」

 

「你是真的

 

安勝浩陪了個笑臉,然後謹慎地站了起來.

嗯,很好,張佑赫還在,這不是夢.

就算跟之前的夢有那麼相似,但可惜不是夢,也還好不是夢.

 

安勝浩穿著襪子在地板上滑行.

 

張佑赫翻了個白眼.

「你以為你還18歲啊?摔倒你就知道.」

 

安勝浩被念的想哭.

那是一種從胃湧上的溫暖感,太熱了,想從眼眶溢出來那樣.

所以只是拉出有點難看的笑臉,就算自己也知道那騙不了誰.

 

張佑赫看見安勝浩眼角的那一抹紅跟那一張尷尬的笑臉,卻只是轉過頭.

擔心是不是不小心跨過了甚麼界線,明明才又碰見面沒有多久,怎麼忽然之間找回了當初的密切.

之前失聯了那麼久,好像假的一樣.

那些憤恨、那些惆悵、那些只有自己看見自己眼淚的夜晚,好像假的一樣.

 

 

「你到底會不會洗菜?菜都被你洗碎了.」

「等等,你在切甚麼東西?黃瓜不是這樣切的.」

「我叫你煮水不是拿生水是過濾水!」

「安勝浩!你給我去外面坐著!」

 

在安勝浩不斷幫倒忙於是又被勒令回去沙發上做好的不久之後,晚餐上桌了.

 

「嗚哇!你也太強大了吧!我家有大醬嗎?居然煮得出大醬湯?但為什麼沒有泡菜啊,我很想吃泡菜耶.」

安勝浩哭喪著臉抱怨著,但手指早已把筷子拿好就定位,然後插在大醬湯裡要撈食物出來.

 

「呀,抱怨也抱怨的有誠意點好不好.你這人到底是

張佑赫拿筷子敲掉安勝浩插在湯裡的餐具「還不是因為你把泡菜不知道怎麼保存的,放在冰箱裡居然也可以被你放到發霉!你說你是不是直接把一整盒拿出來就開吃沒有換小碗!阿姨做的泡菜超好吃的也被你這樣浪費.」

 

「啊.」

「啊.」

 

一陣沉默.

在關鍵字透露出彼此以往有多熟悉之後.

 

但最終還是安勝浩笑了出來.

「你還記得啊.」

 

「嗯,美食的記憶沒這麼容易忘記.」

張佑赫扒著飯進自己嘴裡.用飯堵住自己差點冒出口的那些話:還有關於你的記憶也沒那麼容易遺忘.

 

安勝浩還是淡淡的笑著.

「以前,真的很好呢,我們.」

 

張佑赫則沉默著.

 

安勝浩舀了一大碗湯.

「以前大概是革命情感吧,我看著你們就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弟一樣緊密,還有你,我們當室友的時候,那大概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候了,雖然我一直很想賴在家裡不要出去上通告,哈哈.」

然後放下湯杓的時候,他開口「很想你呢.」

 

張佑赫抬起臉,有些不可置信,安勝浩從來沒這麼坦白過.

 

「我是說,很想念你們全部呢.」

安勝浩連眼都沒抬,還是直直望著自己碗裡.

 

張佑赫失笑.

「我說呢,你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坦白了.」

 

安勝浩的視線還是沒從碗裡移開.

「因為坦白沒有用啊,會發生的還是會發生,不是我的始終也不會是我的.」

 

張佑赫再度沉默.

 

「就好像我跟你一樣.最後無論如何,還是淪落到這樣了不是嗎?要熟不熟的要親近不親近的,要尷尬不尷尬的.」

安勝浩抬臉笑著.

直視著張佑赫的雙眼.

 

好像很久沒好好看看著男人的眼底了呢.

安勝浩這樣想.

 

「我很想你.這是事實.我很想念大家,也是事實.只是,坦白了想你又怎麼樣呢?」安勝浩坦然的說著,像是這些年來的重擔都卸下了一下坦然,肩膀忽然輕了些.

 

張佑赫沉默了一會.

「嗯我們不適合彼此,這不是我跟你都一清二楚的事情嗎?」

還是只能說出這些話.

 

「但你也應該知道,我們都是如此愛著對方,不是嘛.」

安勝浩失笑,一邊說著一邊喝了一口湯,還是那樣好喝,這人的手藝萬年不變呢.

 

「喔,謝謝你還這樣愛著我,真的很謝謝你.但你怎麼知道我還是那樣的愛著你呢?」張佑赫皺著眉,有些不悅的看著一臉釋然的安勝浩,不是有意帶刺,但看著這人憑甚麼這樣坦然.

 

「好吧,」

安勝浩呵呵地笑出來了.

「是這些年來,我還是這樣的愛著你.這樣可以了嗎?」

 

張佑赫疑惑的看著安勝浩.

安勝浩卻只是笑.

 

「你.」張佑赫皺著眉「是不是怎麼了?」這樣坦白的安勝浩實在陌生.

 

「我只是不想再錯過你.」安勝浩面無表情的說著,但嘴的角度卻笑著.

 

「這麼多年之後?」張佑赫無法理解,自己攢在心裡的那些,為什麼眼前這人是這樣坦然,也不明白自己在這樣的年紀,以這樣的身分,還能做些甚麼.

 

「嗯,我知道很荒謬.但在我再看見你的那一天,」

安勝浩講著講著,眼裡的那層淡紅色像是加了太多水的顏料一般暈了開來.

「我就發現我再也不想要克制自己了.」

捏著筷子的有手,是那樣緊,那樣扭曲,使了多大的勁,沒有人知道;連安勝浩自己也.

 

張佑赫扭著眉頭,說不上任何話.

 

「就算你沒有辦法接受也一樣喔.」安勝浩笑了開.

但眼淚也落在桌上.

然後自己抹著眼淚,還一邊訕笑著「唉呀唉呀都已經是眼睛會流油的年紀了呢,還要這樣練舞會不會太累了阿,佑赫君.」

假裝是笑得喘不上氣.

卻是因為胸口太緊所以喘不上氣.

 

「你這樣算甚麼?」

張佑赫冷著臉

「先是告白,然後拉開這樣的距離,你希望得到甚麼回應?」

然後冷笑了兩聲

「或者,我該問,你以為你會得到甚麼回應?」


是不是 好遠又好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比貓 的頭像
快比貓

快比貓的樂園@痞克邦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