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bby Cat's Paradise

    

※×gravity卡住了,所以來換個版型,是我最喜歡的JCC的幾張照片,颱風快點離開,我要好好享受我的假期!! - CrabbyCat 2016.09.27 19:10
Gravity; 

這張莫名的長了一些,今晚忽然很有情緒,所以出爐.

可能有錯字,不過反正我是錯字王(喂

聽說有很多小朋友考試中,祝你們好運:)))

這篇still不開心,不過這篇會有開心的地方嗎我實在很懷疑XD

以下放文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


4.

熱水還在身後流瀉,而我坐在浴缸邊緣,沒認真地哭,只是放鬆著一切,若有眼淚就讓它流出來,若沒有了就這樣呆坐著.

我想是過了15分鐘,流瀉的熱水都已經冷了,整間浴室都又冰涼了回來,放在地板上的腳趾頭都冷的抽筋了起來彎曲著,嗯,要降溫成這樣或許是已經過了20分鐘才對吧.

但也許那一切並不重要.
就像我的眼淚流的出來或流不出來也不再重要一樣.

我把水龍頭關上,等了五秒,再次打開.
忍不住打了個顫.
還是甩了甩頭.
我收拾了刻意拿進來的那些剛才在外頭脫下的衣服褲子,然後一股腦把它們浸入水裡.倒入了許多的冷洗精,很多很多,只是為了能夠消除氣味.

像是偷了腥的貓一樣,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嘲笑著.
誰認得妳的氣味呢?也許只有我認得吧,也許就算尹東拿到鼻子前面嗅著也分不出來這不是我的氣味吧.
我甚至笑了出聲來,我要嫁給一個不認識我的氣味的男人了呢.
卻不知道我是在對妳說,還是對我自己說.

鏡子裡的我,越發老去了.
比起記憶裡的我與妳,老了許多,妳卻似乎一分都沒有變.
一樣的穿著高傲的外衣,裡頭裹著溫熱,令人想靠近,又想逃離.

浴室又再次暖了起來,濕濛濛的,暖的糊了鏡子.
我用雙手掬起水潑灑在鏡子上,清楚照應的面積更廣了.
我清楚看見自己的鎖骨,與頸子,還有上胸.
想起來,剛才那一點都沒有感覺的視線.來自尹東的視線.
想起來那個,就算張尹東看著我的半裸身子的視線,我也絲毫沒有知覺.

憑甚麼,消失那麼久卻又忽然出現的妳的視線,讓我感到燒灼.憑甚麼.
憑甚麼,妳說走就走,而說回來就回來.

我們曾經這麼用力的把妳抹掉.
對,我們曾經很認真地把妳給抹掉.不只是我,而是我們全部,我想妳也知道你在我們心中的分量,是多麼的重.

One of nine,無關度量衡,用甚麼去測量都一樣,one of nine.
我是說,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

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定義妳在我心中的重量到底有多少,我不想承認我到底把多少的自己給丟棄了,就算只有我自己會知道這個答案我也不想仔細去估算,當我是鴕鳥也罷,我做不到.
我一點都不想知道.那太對不起我自己了,所以我是曾經這樣的恨過妳.

尤其是在那樣的狀況下,知道妳的離去.
在前兩天晚上,我還輕輕的碰觸妳那柔軟的嘴唇,妳還笑得那樣輕靈然後咬在我的鼻尖上,像隻貓一樣.然後雙手環住我的後頸,然後妳告訴我妳這次去美國如果談成了,妳就會轉虧為盈開始賺錢了,而我只是繼續親吻妳的嘴角,我對妳的副業並不感興趣,但因為妳喜歡所以我也從不多說些甚麼.

對於妳越來越少待在我身邊不說甚麼,對於妳往往缺席活動不說甚麼.
對於妳就連在我身邊的時候,心也似乎不在我身上,不多說些甚麼.
對於妳那天接受我的親吻愛撫,腦袋裡卻還想著其他的事情,也不多說些甚麼.

也許我知道,我知道如果說了甚麼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只是讓我墜落的更快,只是讓我與妳的距離加快速度拉開而已.
也許我知道,我們可能沒有多久了.
而我還是…抵著妳的額,眼睛只看的見妳的雙眼而已.
我說:我愛妳.
而妳笑著閉上眼,妳說:我也愛妳.
至少在那一刻我擁有妳.
我是這樣想的,這樣以為的.

這樣的畫面,我沒有辦法忘記.
在那時候忘不了,在隔兩天妳退團新聞出來的時候我忘不了,在妳指控我們背叛妳的時候忘不了,現在仍然沒有忘記.
或者應該說,在又只看的見妳的雙眼的時候,這一切都像是原子彈爆炸一樣的在腦子裡炸了開來,我停頓了一切機能,只能記起那些曾經被我用力遺忘的,關於妳的,一切.

我把浸過冷洗精的衣褲用力說洗完之後搭上毛巾架,讓它慢慢地滴水.

而憑甚麼,妳說走就走,而說回來就回來.
又憑甚麼,要再次進入我的生命裡.

「妳還好嗎?」
尹東敲了兩下浴室門,我沒鎖,但我知道他不會進來.

「嗯?很好啊怎麼?」
我佯裝著笑意的聲音.

「熱水器定時供水已經停了兩次了,妳上次這樣,是金澤走了的那晚,我知道妳在哭,有甚麼,妳可以跟我說,不要一個人承擔好嗎.」
尹東卻是用很誠懇又溫熱的聲音這樣跟我說.
其實張尹東如果沒再跟我說這些話的話,我是不會哭的.

我抹掉臉上不小心又掉下來的眼淚.
真的,這一切都是張尹東害的.

「我只是在洗衣服而已.」
我調節了呼吸,壓低了嗓子.

「沒關係,我等妳洗完,我就坐在門口等,等妳…弄好,等妳出來,我再帶妳去外面吃火鍋,挑妳最喜歡的椰奶口味,好不?」
尹東這笨蛋很認真地說,然後咚一聲坐在門口,我甚至可以透過門上的排氣口,看見他的衣角.

於是我想起來了,我跟張尹東是怎樣認識的,而又是怎樣交往的.

張尹東是個很木訥的人.至少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的感覺,木訥.
他只是遞了張衛生紙給我,在我一個人哭泣的時候,於是之後便成了點頭問好的關係.而在之後是早餐、午餐、下午茶、偶爾的晚餐、消夜.

有一天我笑著說:「欸張尹東妳這樣會害我變胖啦,就算我現在不常上電視也不能這樣吃那麼好一路胖下去啊.」

「上電視?妳為什麼要上電視啊.」
而尹東只是傻傻地看著我問.

「張尹東你不知道我是誰?」

「妳是金太妍啊」

「對,我是金太妍,那個少女時代的金太妍.」

「唉呀妳少來,明明只是同名而已吧,妳看看人家金太妍多正,妳勒」

「那是化妝之後,After.」我指著海報上年輕時的我自己,再指指我自己「這是Before好嗎!」我捏了捏自己的臉頰「雖然是說過了很多年,但是有這麼誇張到忍不出來嗎?有老這麼多嗎?」

然後張尹東大笑.
我才發現這男人完全與木訥無關.

「到底為什麼要一直給我吃啦吼!張尹東!」

「因為我在追妳呀,傻瓜金太妍」

「蛤!?」
我很無奈的苦笑,然後對他擺擺手.
「你還是省省吧~」

而是在很後來,他才告訴我那時候為什麼要用餵飽我這種方式來追我,他說因為如果我變胖了,他的競爭對手就少了一些,然後在很驕傲地說:你看我還不是追到妳了!

而一直到現在,他仍然不知道,我那時候的婉拒,是認真的.我後來的接受,也是有理由的.


從那天之後,張尹東還是一樣按一日五餐模式送餐,然後找藉口跟我說說話.
我並不討厭他,但始終沒有愛情的感覺產生.

直到,那天晚上,在錄音室裡,我坐在椅子上一邊寫歌,一邊哭泣,而張尹東又來送消夜的時候.

他逕自走過來,拍了拍我的頭,然後把我放到他的擁抱裡,說「我的肩膀很寬歐,可以讓妳靠著或者哭在上面,或者妳要擦鼻涕也可以,總之,我會在這裡,一直.」

第一次,從鄭秀妍離開了以後,我的胸口感到溫熱.

浴室的氣溫又冷的不像話了,腳趾又開始抽筋,連小腿也是.
我看著通氣口的張尹東的衣角,坐在地板上,也跟我一樣冷的吧.
我皺了眉,打開門,尹東還來不及站起來,只是回過頭來,然後像是受到不知道多大驚嚇一樣,拖著自己的衣服,一層一層的疊在我身上,包攏.

看著張尹東碎碎念一邊走去開暖氣的背影,感到了那時候感覺到的溫熱.

所以我恨.
憑甚麼,妳說走就走,而說回來就回來.
憑甚麼,要再次進入我的生命裡.
又憑甚麼,要在我以為我獲得幸福之後,又再次走進我的生命裡攪亂.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


JCC 妳抗抗妳妳抗抗妳

這篇有點敏感啊呵呵

但我還使喜歡follow my heart寫我所想寫.

, , , , , , ,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汪汪
  • 貓兒好久不見阿哈哈哈XDDDD

    感覺JCC回來是有原因的阿QAQ
    金太妍你不要在糾結了
    快去找西卡啊!!!QAQ
  • 好久不見耶!!! 是汪汪!!!!
    看到你我還特地回去鮮網看了一下 但鮮網還是依樣照三餐壞掉阿XD
    會客室到現在還是進不去 我超級無言...

    糾結王阿根本, 可是說真的 要放下眼前已經擁有的 追尋一個未知的 好像 真的有點困難欸XD

    快比貓 於 2016/01/28 09:38 回覆

  • 悄悄話
  • 汪汪
  • 鮮網不知道已經被我拋棄多久了XDDDDD
    不是進不去就是進去之後說有毒 →_→ (攤手

    暫時放不下沒關係啊
    至少先去找西卡嘛QAQ
  • 鮮網真的是.......
    很令人無言欸 居然還被說有毒XDDD

    放不下要怎麼去找西卡啦吼XD

    快比貓 於 2016/02/21 23:28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