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bby Cat's Paradise

    

※×gravity卡住了,所以來換個版型,是我最喜歡的JCC的幾張照片,颱風快點離開,我要好好享受我的假期!! - CrabbyCat 2016.09.27 19:10

 

內含雙結局,一甜一虐。

虐文的後續,請反白顯示。

 

然後我一定要說一下,我本來是要寫83的。但怎麼寫來寫去都是庚澈的戲份我傻眼。
不過我堅持這是83 line!!!


「你確定要這樣做?」那個操著不流暢的韓語的男人這樣說著。

 

「嗯,」這個撇去皺紋不說的話,面容其實相當姣好的男子不羈的輕笑著「不然我來這裡找你幹嘛呢?韓庚。」

 

「希澈,你知道規定的,我需要聽到明白的指示才能做這件事情。」韓庚輕皺了下眉。

 

「規定規定,天底下哪來這麼多規定?」金希澈歪著頭晃來晃去的揪著韓庚看「韓庚,你說說這規定到底是要來規範好人還是壞人?」

 

韓庚不語,只是越發促緊了眉。 他想,金希澈醉了? 不,這傢伙喝酒從來不醉的,但今天怎麼

 

「壞人才不管你甚麼規定規則的,他要怎樣就怎樣!」金希澈忽然暴躁的吼出來「我呢?我呢?我偏偏就是那個好人!我有多不想當好人?你知道嗎?為什麼我只能在這裡跟你哀求著?為什麼我要遵守那些規定去安撫被那些不守規定的人剝奪權力的我自己?為什麼?」金希澈指著韓庚的鼻子大吼。

 

這時候韓庚才千真萬確的嗅到了從金希澈嘴裡傳出來的濃厚酒氣。

 

「為什麼朴正洙會被人下毒之後死在我懷裡?那是甚麼規則,有人規定他該這樣死掉嗎?有嗎?為什麼那個人可以下毒呢?你看,誰在遵守規則啊!?」

 

「希澈,你喝多了。今天不適合,我先扶你回去吧」韓庚扶住差點跌坐在地上的金希澈。

 

「對!我就她媽的第一次喝這麼多但是我現在再清醒也不過!」金希澈揪住韓庚的領口「你到底要不要幫我!你不要幫我還可以去找別人!」

 

「不行。」韓庚扣住金希澈的手腕,心裡緊張道:要是找了別人來做這件事情,當金希澈一失去意識,天曉得會發生甚麼事!

 

金希澈的雙手都被扣住,一時無力氣癱軟的往下墜,卻因為手裡的禁錮而被吊在半空中「就當我求你吧韓庚。」眼裡的水珠莫名其妙的滑下,金希澈睜大了眼疑惑卻不斷的滴著水。

 

「你記得你認識我的第一句話是甚麼嗎?」韓庚慢慢的把金希澈拉起身,摟緊「你說:我是金希澈大人,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金希澈!你算哪根蔥啊!然後你就踹了我一腳,記得嗎?」

 

金希澈只覺得自己頭很痛,耳朵裡嗡嗡作響,像是甚麼也聽不見,又像是甚麼都太大聲而吵雜,但是不自覺的呵呵笑了起來。

 

「但是自從那個人進入你的生活了以後,我發現我不認識你了。」韓庚用力得揉著金希澈的背像是要把那人塞進自己胸膛裡頭一樣「我好不容易習慣了,卻因為那人的離開而再次不認識你了,金希澈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

 

「你知道嗎?」金希澈把頸子掛在那人的肩膀上,淡淡的說著「你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應該認識我,不應該愛上我,不應該知道我不愛你卻還留在我身邊當我的避風港。」

 

「你知道?」韓庚愣了下,隨即笑開「也是,要是騙得了你,你也不是我心裡的金希澈了。」

 

「我全部的愛,都給了朴正洙了。」金希澈不知道是在說服韓庚還是在說服自己「甚至連留給自己的那一點自戀都已不復存在。」金希澈仰起頸子看著韓庚。

 

「他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死了。」韓庚不帶表情的說著。

 

「所以我的愛也早在幾年前就死了。」金希澈一樣不帶表情的說著「這不是很簡單可以理解的事情嗎?為什麼你不懂呢?」

 

韓庚看著金希澈的眼,很深,很深,從第一次相見他就知道自己被這個男人所吸引,但不知道這是悲慘還是迷幻,從來沒有一次自己能夠理解金希澈的想法。

 

金希澈就這樣回望著。

 

直到忽然經過的微風把立在一旁的甚麼給吹倒了,金希澈才眨了眼「我知道了,我走了。」

 

金希澈放開了手,垂下眼,還在盤算著應該要找誰來幫助自己。

 

「我做。」韓庚卻端住金希澈的下巴,吻住。但是韓庚沒有感覺到任何一點回應或是推拒,睜開眼睛看著同時回望著自己的金希澈「你?」

 

「不過是個軀殼,如果這樣可以滿足你的話,為什麼不?」金希澈說這話的時候嘴角還殘留著自己的唾液,那清亮的眼神卻顯得刺眼,一瞬間,韓庚忽然覺得自己的存在很愚蠢,決定也很愚蠢。

 

「那麼,我就開始了。」韓庚把金希澈抱起,放在在那個鐵製的手術台上。

 

金希澈感到刺骨的冰涼感,但還好一下子就溫熱了起來「是不是這樣就可以再次見到正洙了?」臉上甚至揚著笑容。

 

韓庚看著金希澈的眼,緩緩的點了點頭。

 

 

 

 

 

 

 

 

 

「希澈,」金希澈感覺臉上有那麼點癢癢的,好像有人在叫著自己,那聲音有那麼點熟悉,卻又好像很遙遠「希澈。」

 

金希澈睜開眼睛,白茫茫的一片,過了十秒才漸漸得看的到一些形體的輪廓,原來是,太亮了?

 

然後金希澈看到那在自己眼前晃動的金色髮絲,伸出手輕輕的觸著,就像深怕真的抓住了甚麼之後就會馬上消失一樣,只敢輕輕的觸碰。

 

「呀!幹甚麼摸我頭髮阿希澈?」下巴下頭又是那個熟悉的聲音傳來,低下頭一看,那個讓自己沒辦法忘記的臉,就這樣活生生得在眼前,笑著,皺著眉,滋牙咧嘴得吼著「呀!摸頭髮就算了現在還給我用扯的!金希澈你是嫌我頭髮太多嗎?老了以後地中海禿的話都要怪你!」

 

老了以後?「現在就不老了嗎朴正洙?」金希澈眼睛有些模糊,看不清楚朴正洙的模樣。

 

「呀!金希澈我今年才28!我們差不多老,你膽敢笑我!」朴正洙好像張了嘴在自己的右肩膀上咬了一口。

 

28歲嗎?我們。金希澈這才看見玻璃窗上頭的反光,與自己去找韓庚的時候完全不一樣,皺紋全都不見了。

 

「正洙。」金希澈摟緊了胸前的男子。

 

「怎麼了你?」朴正洙疑惑的挑起單邊眉毛。

 

「你知道嗎?你是假的。」金希澈沒看著懷裡的人,只是自顧自的說著「是我去求韓庚,讓我來找你,就算我明知道是個幻象,我還是要來找你。」

 

「我知道。」懷裡的聲音這樣說著「如果是我,我想我也一樣吧。」

 

「那麼,我們可以繼續這樣過著像在現實裡的生活嗎?」金希澈低頭看向懷裡的那人「在,你死之前的那種生活。」

 

「嗯。」朴正洙笑得燦爛,眼睛微微彎起,顴骨揚起的幅度比甚麼都來的大,那是金希澈好久沒有看見過的笑容。

 

金希澈抱緊手裡的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算是假的,我也甘願。」

 

 

 

 

 

 

 

 

 

 

「韓醫師外頭有個病人找」剛剛推門進來的小夥子穿著有點不合身的白色醫師袍,看著手術台上的男子腦袋上插著幾條電線,血淋淋的,嚇得拿手摀住了嘴。

 

「這是他所選擇的生活。」韓庚拿手輕輕撫過金希澈的額頭,用眼睛瞅著那台機器「那是,與那個叫做朴正洙的男人一起的,美好回憶。」

 

「這就是那台還沒有通過實驗發照的腦波機器?」那小夥子走近看著床上的男子「可是那是希澈哥阿,韓庚哥你怎麼放得下手?」

 

「也許,那樣的生活也是幸福的一種方法。」韓庚淡然的把金希澈移到移動病床上「而看著他的幸福,我想,我也會幸福的吧。」病床上的男子甚至還淡淡的笑著,韓庚也淡淡的笑了。

 

(END; 往下的藍色字是另外的虐結局)


 

 

 

 

 

 

 

 

 

 

 

或者,看著他的痛苦,才能讓我幸福吧。

 

韓庚笑著推著病床,往自己的研究室前進。

 

 

 

 

 

 

 

 

 

「正洙,我們終於可以在某個地方,淡淡的度過我們想要的人生了。」金希澈輕輕得撫過枕在自己肚子上的男人的髮尾,一下又一下的順著,卻感覺到指尖的濕潤感「傻瓜,哭甚麼?」

 

金希澈低頭看著,在自己肚子上的男人不再笑也不再哭著,也不再動著了。

 

血,慢慢得淌著,從那人的口鼻眼耳裡,慢慢得淌出來。就像那天夜裡,飲了酒直喊頭痛的朴正洙一樣,倒在自己的懷裡,然後慢慢的把原本在身體裡頭的血,全部往外送著。

 

金希澈瘋了似的坐起身,扶著朴正洙,但那人卻全身癱軟,像是一付少了空氣的充氣娃娃。

 

「正洙,正洙,你怎麼樣?」金希澈急的手忙腳亂,卻在這個世界裡沒有其他任何人可以來幫自己救救懷裡的男人。

 

 

 

 

「希澈啊,聽得見嗎希澈啊?」金希澈愣了一下,便認出來這是韓庚的聲音。

 

 

 

 

 

「希澈啊,聽得見嗎希澈啊?」韓庚看著輕輕閉著眼睛得金希澈抖動了一下,便知道那人勢必是聽見了自己的聲音。

 

 

 

 

 

 

「呵呵,是第二次了呢,那個男人已經從你懷裡死去兩次了啊。」金希澈歇斯底里得把手裡的朴正洙給推在地上,那不是朴正洙,不過就是個假像而已,金希澈你在難過甚麼!卻還是停不下那崩潰的淚。

 

 

 

 

 

「呵呵,是第二次了呢,那個男人已經從你懷裡死去兩次了啊。」韓庚看到從金希澈眼角泌出的一滴淚便清楚的知道,他正一字不漏的聽著韓庚說的話。

 

 

 

 

 

「你覺得我真的這麼寬容大量嗎?希澈,我愛你啊。呵呵,不過大概已經從絕對的愛,進化成絕對的恨了。既然你想要跟朴正洙一起過生活。」

 

金希澈看見從遠處那極亮的光裡,有甚麼人正在朝自己走來。

 

「那就讓你享受,這不斷擁有,卻又不斷失去的感覺吧。」

 

那個人,染著金色的短髮,手裡拿著一杯奇怪顏色的酒液。

 

「啊對了,我忘了告訴你。」金希澈耳邊的韓庚的聲音不斷得像是有回音般的繞著「那杯酒裡的毒,是我下的。」

 

 

 

 

 

韓庚看見了那人接在心跳儀上頭的數值忽然飆高。

 

他知道,他的研究成功了。

 

他開始敘寫一份報告書,參加諾貝爾發明獎得申請報告書。

 

他聲稱製造出了一台,可以運用在安寧病房裡頭,讓無法繼續好好生存的患者使用的幻想儀器,不但可以操縱腦波。

 

韓庚笑著。

 

甚至可以傳送我們的聲音,直到患者腦底,藉以安撫患者的情緒。

 

韓庚看著旁邊輕微掙扎的金希澈,笑著。

 


 

不知道有沒有人討虐去看虐結局。

其實我兩結局都喜歡,所以我就兩個都post出來了(灑花)

 

還有一個狠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想老把那人寫成老好人所以hahaha

(其實我好像從沒把他寫成好人過...)

 

anyway... 喜歡請告訴我噢 :D

如果喜歡到幫我推薦我也會愛死你XD

, , , ,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留言列表 (26)

發表留言
  • 呆呆鹿
  • 快比你..
    其實我覺得虐才是最後的結局(靠
    突然覺得庚好討厭(不
    好..
    又是由愛生恨嗎-///-
  • 哈哈哈 你被我虐習慣了你XDDDD
    就是由愛生恨吶, 試問如此深愛一個人, 那人明知道自己喜歡他, 卻置之不理甚至索求美其名為友誼實質上卻超過友誼所能承載的情感,
    能不恨嗎?

    kekeke

    快比貓 於 2012/03/24 00:18 回覆

  • 呆呆鹿
  • 不過我按了:)))
    雖然被虐慘@@
  • 感謝1推TAT

    快比貓 於 2012/03/24 00:18 回覆

  • muchlovejay2003@yahoo.com.tw
  • 快比妳好奸詐(指) 雙結局當然是兩個都會看啊(淚)
    虐結局根本就是黑文啊!!!
    由愛生恨的暴走韓庚讓我嚇慘了><
    完全驚悚片啊XD

  • 親愛的EC kekeke
    欸我是有認真給你們選擇噢(完全不負責任XDDDDDD)

    有到驚悚片這麼over嗎 XDDD
    不過是真的SF就是了XDD

    這可是我的第一篇SF文 kekeke

    快比貓 於 2012/03/24 00:1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Olga
  • 雙結局好讚(按讚)

    我的話,會選虐的那一邊耶!!(咦)
    整個就是自找罪受,keke

    不過兩邊好像也都算虐(?)

    甜的那一邊,不也淡淡地虐了韓庚XDDDDDD
  • kekeke 我好開心Olga喜歡(灑花)

    我最愛虐文了 XDDDDDD

    話說, 甜的那個結局, 因為是83 line 所以是甜嘛XDD

    如果是看庚澈的話, 第二段就變黑文了呀XDDDD

    快比貓 於 2012/03/27 23:5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閃亮著,那片海
  • 天哪!看到韓庚變壞人其實我有種爽感XD
    他真的老是當好人阿,不過朴正洙也是老是當好人

    絕對的愛變成絕對的恨
    親手殺了愛人的愛人,還讓愛人不斷重複那種痛
    天阿真的超黑暗的阿
    好心疼金希澈阿嗚嗚
  • 其實我也是最近開始 想把大家寫成壞人 不懂為何 哈哈哈
    以前寫的內容 總是好人與好人之間 角度得不同 所以變成虐悲劇
    但現在越來越想要寫 其實有人是壞人這樣
    例如最近寫的那篇賢敏 哈哈哈哈哈哈

    由愛生恨 真的很可怕
    但得不到手 也只好這樣了(喂喂喂

    快比貓 於 2015/08/22 10:5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