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害怕的,不是知道你現在過得很好我卻不在你身旁。

而是你遺忘了我,我卻無法停止追逐。


李東海結婚的那天,李赫宰一早就到了,衝進了休息室裡抓著李東海還沒綁上領帶的領口吼著「呀!為什麼不找我當伴郎!」

李赫宰看著在一旁悠哉悠哉好像炫耀甚麼似的帶著伴郎禮花的曹圭賢就一肚子氣。

「幹甚麼呢赫宰,」李東海護著自己的領子,才剛熨好的呢抓皺了還得了「你結婚的時候我不也不是你的伴郎嘛!」

「李東海你失憶啦!」李赫宰放掉了手中的箝制「我問了你幾百次了你一次都不回答我我能怎樣!」李赫宰生氣的噘起了嘴。

李東海這才想到,好像的確是麼一回事。

李赫宰氣的把紅包丟在新郎休息室就穿上了西裝要走。

「欸欸欸!赫宰呀。」李東海連忙拉住。

「幹甚麼啦李東海!」李赫宰明擺著就是在鬧脾氣,這對李東海而言完全新鮮,從來沒鬧過脾氣的李赫宰竟然在解散多年之後對自己發了脾氣。


李東海笑著攬過李赫宰的肩膀「別生氣嘛赫宰,好不好?」用鼻尖頂著李赫宰的鼻子,直到發現自己只能看到對方的眼睛的時候,李東海才發現自己好像做了一件踰矩的事情。

這樣的動作,自從解散之後,便再也沒對誰做過了。

急忙退開的李東海臉上有些熱。

李赫宰也是愣在那裏。

一旁的曹圭賢發現狀況好像不太對,才趕快拉著李赫宰「赫宰哥快點出去啦!你又不是新郎也不是伴郎的!走走走我帶你去看成員們,上次你結婚之後就再沒跟大家見過面了吧!?你看看赫宰哥果然很沒良心啊!果然都只把我們當同事而已我要跟特哥告狀!」吵吵叨叨的出了新郎休息室的門。

李東海更不知所措了。

在只有一個人的空間裡,看著鏡子裡穿著貼身西裝的自己,胸口夾了一個名叫新郎的胸花。

李赫宰都沒成員連絡嗎?為什麼每逢年過節都要找我出來吃飯呢?

想起那些飯局,名目多的讓李東海以為李赫宰轉性了,竟然一天到晚請自己吃飯一點也不小氣了怎回事呢!

可是跟成員卻一次也沒有聯絡…嗎?





當李東海站上台,牽著那名喜歡自己很久了而自己也覺得可以一起過生活的女孩的手的時候,往台下一看就馬上對上了李赫宰的視線。

那是一個溫暖的笑容。

然後是朴正洙湊在李赫宰耳邊說話的樣子,太遠了太吵了聽不見他們說甚麼。說甚麼呢李東海非常好奇。 因為李赫宰的臉僵化了,苦笑的搖搖頭。


最後的鬧洞房,做為伴郎的曹圭賢玩得很開心,甚麼巧克力棒遊戲、烏龍麵遊戲、炒年糕遊戲的,根本都是同一種遊戲啊。最超過的是要我用嘴巴找出新娘衣服裡的喜糖。眼看著喜糖就這樣滑進禮服裡面我也只能三條線的看著新娘。

李赫宰拍了曹圭賢跟金厲旭的後腦要他們別鬧了也該回家了,大家才散去。
李赫宰把大家都推出門外之後,笑著對我說再見。
那個背影,我怎樣也忘不掉。說不甚麼明顯的感覺,就是,有那麼點孤獨。



就說進展很快了吧,上一章是李赫宰結婚,這一章李東海也結婚了,嘖嘖。

這樣的朋友,怎麼當的起呢? 老寫出我根本做不到的事情(笑)

其實我覺得這樣的關係,非常痛苦啊,我根本沒有辦法過這種生活,我大概會老死不相往來吧haha


喜歡的話,請給我推推/我在閱讀/按讚噢:D

非常想要大家的回應拜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比貓 的頭像
快比貓

快比貓的樂園@痞克邦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