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放手的代價有多大?
大概就是親眼看著自己所愛的人轉身的背影有多孤寂吧。




結婚的那天,李東海也去了祝賀。

包了紅包本來就要走人,就算那時已經答應了李赫宰是最好的朋友怎樣都會出現在彼此身邊,但要他親眼看見李赫宰吻新娘也太狠心,卻在要走開的時候感覺到脖子上有人架著自己。

「呀!東海呀!我好想你你知道嗎?」那細小的胳臂這樣箍在自己的頸子上,用膝蓋想李東海也知道,那人就是李赫宰。

但是從肩膀後頭傳來的酒氣讓李東海忍不住皺眉。

「李赫宰,你甚麼時候學會喝酒了我為什麼不知道?」李東海的語氣明顯不滿。

「嗯?喝酒還要學嗎?我第一次喝欸東海,雖然第一口苦苦的,」李赫宰還沒有說完便跌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呀!喜酒都還沒開始呢李赫宰你就這樣昏過去對不對啊!?」李東海急得跳腳,脫下西裝丟在小桌上,便把李赫宰給扛進了新郎休息室。





「這傢伙到底喝了多少呀!」李東海把李赫宰丟上了長躺椅之後忍不住碎念著。

「李東海嗎?」後頭有個女聲傳出來,李東海回頭一看,是新娘吧?那女孩眼睛很大,看起來很可愛,皮膚白白的,頭髮梳得很典雅,穿著長長的白紗,就是李赫宰以前說過的理想型那樣「你好,我叫做雅熙,金雅熙。」

「你好。」李東海微微點了個頭。

「赫宰他,喝了蠻多酒的。」金雅熙站在遠遠的那裡,看著躺在躺椅上的未婚夫還有站在一旁的李東海,竟然覺得那畫面怎麼會如此的搭配,反而身為即將要結婚的自己與這個場合顯得格格不入「我不知道他到現在都還不會喝酒,他看起來也不像不會喝的樣子。」

李東海皺了下眉,都是要結為夫妻的兩個人了,竟然不知道李赫宰不會喝酒?

「赫宰他剛才一看到酒就拿起來往嘴裡灌,第一杯的時候還嗆到了,他擺擺手跟我說那酒太列了才嗆到的,可是那明明是啤酒呀。」金雅熙有點無奈。

「赫 宰他的確是不會喝酒的,我看他大概這次也是第一次碰酒,這次就算了,」李東海看看躺椅上的男人「反正他都暈過去了。」李東海笑著「以後妳可得記住,赫宰他 不會喝酒,不喜歡髒亂,他喜歡吃泡菜炒飯妳可以學著怎麼去做,可是千萬要記住他非常討厭海鮮類的東西,絕對不要帶他去吃那種東西,知道嗎?」

「東海哥你真的好了解赫宰呀。」金雅熙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看見李東海的眼神漸漸有些慌張「我是SJ的飯,可是我真的很好奇好好奇好好奇,東海哥跟赫宰,是不是真的…」

幾乎像是反射動作一樣,問題都還沒問完,李東海就直接回應「不是,赫海不是真的。」眼神有些飄移「我們只是,最好最好的那種朋友而已,雅熙妳別誤會了。赫宰不是也說過嗎?我們不過就只是同事而已。」

「嗯,我知道了哥。」金雅熙走近,握緊李東海的手「謝謝哥,把赫宰交給我。」

「呃,當然啊那個甚麼…」李東海顯得有些尷尬。

「謝謝東海哥。」金雅熙溫軟的笑著,把李東海送出了新郎休息室。





等到喜酒開始的時候,喝了解酒液的李赫宰牽著金雅熙的手站在台上的時候,果然看見成員的桌子空了一個位子。

那空位上寫著李東海的名字。

李赫宰牽著金雅熙的手,為那女人帶上婚戒。

眼神卻留在入口矮桌的那件西裝外套上。

李東海,走的,這麼急嗎?連外套都忘了拿?外頭可是 -7度阿今天。



話說,這篇可是快比貓的挑戰。

我要挑戰甜虐!!!!!!!

同時甜且虐,希望我可以寫出這種感覺來haha



我寫的,會比較偏向現實面,所以通常不會有happy ending這種東西的出現(哭哭)

要看的話要有心理準備噢TAT



喜歡的話請幫我按推推/讚/我在閱讀 :D

當然我最需要的是討論 拜託 (抱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快比貓 的頭像
快比貓

快比貓的樂園@痞克邦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