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你那天說,你再也不會為了我而哭泣了。」曹圭賢聽見了那好像是李晟敏的聲音,還在疑惑著就感覺到遮住眼睛的手臂被什麼摸上,輕輕移開自己的手,看見的是李晟敏的臉,那人笑的眼睛都看不見了,然後說「那麼,你願意為我笑開懷就好了嗎?」

曹圭賢僵著臉,看向那顯得愉悅的臉「分手,不是你說出口的嗎?」推開了那隻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溫軟「為什麼,要再我死了心以後這樣對我呢?」總是向上翹著的嘴角現在卻顯的苦澀「是不是很好玩呢?」

「我沒這麼想過。」李晟敏沒有生氣,只是在輕輕的把手放上曹圭賢的眉間「對不起,我只是對於愛情比較笨拙。」

曹圭賢不再回話,再次把李晟敏放在自己眉心的大拇指給拿開,轉了個身,背對著李晟敏「可是,我已經累了。」在李晟敏看不見的正面卻盈了眶「有些發生過的事情是沒有辦法忘記的。」

李晟敏沉默的看著曹圭賢的背影。

久到曹圭賢以為李晟敏已經離開了醫院,卻忽然聽到背後傳來李晟敏的聲音「我跟金厲旭不一樣,我沒有這麼容易被打擊然後放棄。」李晟敏撥順著曹圭賢的亂髮「這次,換我等你。」






李晟敏回到宿舍之後,看著自己的那張亂亂的床鋪。

想起了曹圭賢總是與自己分著一半床睡的日子,李晟敏總是要曹圭賢整理床鋪,而曹圭賢總是嚷著不要然後耍賴走出房間。

然後李晟敏會在曹圭賢背後喊著喂你睡我的床欸租金不過就只有整理床鋪而已也不貴呀。

然後曹圭賢總會回頭挑著眉輕聲說著每晚自己的租金已經用勞力付清了吧,把李晟敏氣的瞪大眼睛吼著曹圭賢的名字。

這些回憶,讓李晟敏忍不住噗喫一聲笑了出來,卻又覺得自己的手怎麼這麼冰涼,然後又馬上想起那是因為曹圭賢總是握著自己的手,那溫暖已經讓自己慣性的擁有那些不應該屬於自己的溫度,可是現在…

李晟敏搖了搖頭,坐上自己的床。

慢慢的折起了被子。


嘩啦──

一張照片從床舖掉到地板上,那個曹圭賢一開始睡著的位子。

李晟敏本來只是探個頭出去看看是什麼,黑漆漆的取景還有粉紅色的色塊佔了大部分,忽然讓李晟敏愣了住。

伸手,撿起。

「是你呀,」李晟敏拿著靠自己近了些,那張照片有些褪色了,李晟敏都不知道後來自己把這張照片塞到哪邊去了。

那是曹圭賢穿著自己的粉紅色睡裙,露出兩隻光溜溜的腿的那張廁所前面拍下來的要拿來威脅曹圭賢的羞恥照呀。

「那個愛我的曹圭賢。」李晟敏的食指忍不住輕輕掃過照片裡的曹圭賢的臉。

曹圭賢一點都不知道,那張照片拍的很不清楚。只有很大一個人穿著粉紅色睡裙的影像,臉都是糊的,李晟敏竟然拿這張照片威脅了他好久。

李晟敏忍不住笑著。

那時候的自己與曹圭賢,簡直就像童話裡的一樣快樂。

是不是因為沒有壓力呢?是不是因為沒有拘束呢? 是不是因為,沒有互相綑綁呢?

也許,本來就是約定好了之後才要失約的?

就是在一起之後,才要分手的?

李晟敏彷彿看見了自己與曹圭賢在這房間裡的打鬧幻影。

「什麼時候,才能再看見呢?」李晟敏對著空房間輕輕問著。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