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在尹斗俊笑著把李晟敏拖出醫院之後,曹圭賢身呼吸著醫院裡的氣味,好熟悉。

雖然刺鼻,但卻能馬上讓自己冷靜下來。

曹圭賢看著往來的人們,都是些愁眉苦臉著的,或者滿身血跡的,或者哭泣著的、崩潰著的,大喊著的,還有殯儀館的人按了電梯往地下室走去。

忍不住想起自己當時車禍之後被送往這裡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狀況。

或許大家都哭著?



印象中,自己醒來之後第一眼是看見姐姐就睡在自己的右手旁邊,左邊是媽媽跟特哥還有晟敏,都睡著。

只有自己一個人,用力的睜開眼睛,然後有一種自己還沒有醒過來的錯覺。

曹圭賢記得出車禍的時候自己做了個夢,那夢裡的自己一直清醒著,可全世界的人都睡著了。

怎麼大吼大叫,推著那些其他人睡著的身體,都沒有用。

沒有人理會自己。

沒有人。

那時的自己有些害怕的注視著離自己最靠近的姐姐。

「姐姐。」說出口的聲音把曹圭賢自己都嚇了一跳,怎麼會有氣球漏氣的聲音?

曹圭賢把注意力全部拉回自己身上,伸手摸著自己的胸口,發現包紮著繃帶,害怕的摸向自己的脖子

「沒事,沒從脖子開刀,你的聲帶還好好的。」李晟敏站在左側的地板上,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些虛浮,回不了任何一句話,甚至是眨眼「我去叫醫生來看看。」

然後是姐姐醒了,姐姐緊緊握著我的右手,媽媽哭著說終於醒了等了好久之類的話,特哥只是站在原本晟敏站著的那邊,笑著看向自己,眼裡卻有淚。




後來才知道,自己的狀況那時候好像真的很糟糕,就要死掉了大概。

那時候除了家人之外,還有一個李晟敏是執著的對象。

就算那人那時竟然也還是那樣淡漠的離開病房,然後跟在醫生後頭面無表情的走回來。

還是讓我執著著。


可惜現在,那人的笑是為了別人,而不是自己。

忍不住笑了起來,卻好想咳嗽,又急促了呼吸。好像叫做換氣過度是嗎?

曹圭賢忍著好像吸不到氧氣的痛苦,用力的喘著,扶著那病白色的牆壁,摔了下來。

「醫生醫生!」

曹圭賢緊抓著自己的領口,爬在地上。聽到旁邊有人看著自己喊著,卻不敢過來幫忙。

沒有一個認識的人。

那種孤寂感,很熟悉,很痛,但比起給了希望卻又摔碎在地上的絕望,孤獨好的太多了。

李晟敏,我是真的該放棄你了。

曹圭賢在注射了鎮靜劑之後,拿起手機,傳送了一封簡訊至李晟敏的手機裡,然後關機。閉起眼。

【我退出。 From-K】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