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真的,沒有機會了嗎?」尹斗俊在桌子的對面看著這頭的李晟敏。

「你要我說幾百次?」李晟敏挑著眉看向對面的男人。

李晟敏與尹斗俊討論過這件事情大概不下十次了。

關於那些過去的傷痛、眼淚、偽裝,與那未完成的愛情。

李晟敏與尹斗俊誠實面對過去對方不知道的事的時候,抱在一起哭了好幾次。而每次哭泣完之後總是抱著笑著,那些仇恨什麼的都煙消雲散了。

只是未完成的,也不會有機會完成了。


「你一點都不愛我了嗎?」尹斗俊喝乾了杯子裏的咖啡,平靜的說著像是與自己感情無關的字眼,看看李晟敏的杯子還是滿杯,伸出手要拿。

「好像,不是愛了。」李晟敏拿湯匙敲了下尹斗俊往這邊伸過來的手,招了服務生過來續杯「壞習慣,別老喝別人的!之前恨的好累,那些痛苦,讓我一直以為我跨不過去。」

「小氣鬼。」尹斗俊伮了伮嘴,看著櫃檯那邊的服務生正拿著咖啡壺要過來「現在呢?」

「好多了。雖然你當時說些話還是很該死。」李晟敏狠狠的瞪著尹斗俊。

「就跟你說了對不起了,何況要是那時候繼續你大概也別想出道了。」尹斗俊不置可否的表情讓李晟敏很想越過桌子揍對方一拳。卻愣在了原地,然後笑了。

「笑什麼?」尹斗俊看著李晟敏的笑容有那麼點錯愕,不明白那是為了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發現我是真的不愛你了,尹斗俊。」李晟敏看著尹斗俊發內心的輕笑了出來。

「沏。」尹斗俊不屑的發出了氣音,咬了一口桌上的貝果,還沒吞下便語意不清的說著「那麼那孩子呢?」

「哪個孩子?」李晟敏完全沒有在認真聽尹斗俊說話。

「那天把你從這拖出去的孩子,那個人好像很愛你。」尹斗俊舔著自己沾到果醬的手指。

「是嗎。」李晟敏忽然間暗下了臉色「我放棄了。」

「你屁。」尹斗俊再咬了一下貝果「對我這樣才叫做放棄。」尹斗俊忍不住又翻了個白眼,追不回前男友就算了還得當愛情顧問這是哪一招。

「我說的,就不用再繼續了,所以約定一年的時間一到,就沒有好好說過話了。」

「李晟敏你真的很有毛病欸。」尹斗俊忍不住伸出手指抬起李晟敏的下巴「你以為這是合約嗎?到期就可以換約?你有沒有搞錯啊!」

「你並不是不知道我們這條路有多難走。」李晟敏面無表情的看著尹斗俊「以前那些事我想你應該沒有忘記。」

「但我們也走過來了。」尹斗俊往下扯開李晟敏的領口,跨越了鎖骨的那一道疤痕還在那裡隨著動脈跳躍著「就算是傷口,也是會癒合的。」

「但那些疤痕一輩子都會在。」李晟敏用著大拇指撫上自己當年在家裡被毒打抽破了的口子所結上的疤「你那一年,不也是為了我離開的嗎?」

「你這膽小鬼,」尹斗俊冷哼著「都跟你說了我是把那人解決掉了以後才回來找你的,你忘記了嗎?」

「所以你是殺了他嗎?」李晟敏淡然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我並不覺得你有種成這個樣子。」

「當然不是。」尹斗俊笑了開來「我只是借刀殺人罷了,那傢伙現在已經不知道死到哪一層地獄去了。」

李晟敏疑惑的看著尹斗俊。

「我只是把他碰了政商名流的女人的照片發到那人委託的徵信公司網頁去而已。」尹斗俊笑著「結果我隔兩天就看到社會新聞了。」

李晟敏看著眼前的尹斗俊,發現這人好像改變了。

以前的尹斗俊,是個與自己極為相似的孩子,那什麼都害怕著、小心著、惶恐的孩子,現在是因為成長了嗎?變了。

那麼自己呢?

服務生走過來,往兩人的咖啡杯裡斟滿。


李晟敏看著那緩緩注入自己杯裡的黑色液體,發現並不是因為那些痛苦或者是恨所以不愛尹斗俊了。

而是,那個時間點過了以後,彼此之間還殘存的只剩下相互了解的親近,而不是那些激情了。

好像有些悲傷,但又很自在。

「謝謝你。」

「嗯?」尹斗俊剛才恍神了不知道李晟敏在說什麼。

「謝謝你。」李晟敏看著尹斗俊,淡淡的微笑著。

「嗯。」尹斗俊好像懂了,那是一種對於解脫的感謝。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