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大家都說分手以後的第一天,是最難度過的。

但是對於曹圭賢與李晟敏而言,分手之後的每一天都像是第一天一樣難熬。

明明就是還喜歡著對方,要如何在每一天起床到閉上眼睛睡著之前都看的見對方的笑容與眼淚呢?


那人在自己眼前露出疲憊的臉,會忍不住想要走近撫慰的衝動,是李晟敏最難熬的時候。

那人在自己身邊皺起眉頭的時候,會忍不住想要握緊那隻小巧的手,是曹圭賢最難忍的狀況。

但就這樣,不斷錯身的無聲再見,也一個月了。

曹圭賢與李晟敏都很詫異,為什麼才過了一個月,這種無法忍受的程度卻像是過了一年一樣。




「呀,你還沒放棄嗎?」金厲旭捲著手裡的包飯問著。

「不知道。」曹圭賢陰著臉,搶走了金厲旭手裡已經沾好鹽巴的包飯,一手塞進自己嘴裡。

「呀!曹圭賢你給我吐出來!那不是給你吃的!」金厲旭氣的站起身,把筷子敲在曹圭賢的頭上。

「阿,很痛阿哥。」曹圭賢捂著被金厲旭敲的地方。

「廢話,不痛打你幹嘛!」金厲旭再敲了一下,往曹圭賢蓋在頭殼的手背上,但放輕了些力道。

「真的,很痛阿,哥你懂嗎?」曹圭賢有些哽咽。

「廢話,我之前就是這麼痛的,你懂嗎?」金厲旭皺起了眉頭,他知道曹圭賢說的不是手痛,而是在身體裡面的那一顆心。

「對不起啊,哥。」

金厲旭怎麼會不懂,當初被李晟敏推的遠遠的,又被曹圭賢拒絕的說不上第二句話,那種傷痛怎麼會不懂?

但是看見這樣的曹圭賢,只覺得是個受傷的孩子不知所措的哭著而已。

不是之前自己心疼並喜歡著的那個男人了。

不是。

金厲旭伸出手摸著曹圭賢的頭「傻孩子。」然後便再也沒說第二句話。

只是用手掌感受著,曹圭賢發自內心的痛苦,與抽蓄。


「是不是,應該要放棄了呢?」曹圭賢鼻音很重的說出這句話,金厲旭甚至懷疑己的耳朵,聽到的字句是說要放棄嗎?

「啊?」

「好像是這樣比較好吧。」曹圭賢噌了噌鼻子,抓了抓額頭。

「你…」金厲旭有些反應不過來,他不明白曹圭賢這是裝出來的沒事還是認真的想開了,所以金厲旭嘆了口氣「無論怎樣,決定了就往前去做就對了。不可以再回頭了,知道嗎?」

曹圭賢只是歪著頭看著金厲旭,好像金厲旭說了什麼高深的道理一樣。

「我比較現實,沒有機會的,我就不會再執著了,不然受傷的會是自己。有些人說我無情,說我很奇怪。但其實我只是把握我能夠把握的而已,你懂嗎?」金厲旭彎下腰與攤坐在原地的曹圭賢齊高。

「也許,我沒有辦法再無止盡的等待下去了。」曹圭賢直直看進金厲旭眼底,金厲旭像是被什麼給震懾住一樣說不出話來「好像,該到此為止了,反正本來也就什麼也不是。不是?」

「厲旭,早餐沒我的份嗎?」一陣甜膩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來,門一打開,三人的聲音就這樣消失在這熟悉卻又陌生的空間裡。

曹圭賢看著從裡頭探出頭的李晟敏,那人甜到要引來螞蟻的笑容一瞬間僵在臉上。

李晟敏一打開門看見微彎著腰的金厲旭貼近在曹圭賢臉前的面容漸漸僵硬。

金厲旭看見曹圭賢與李晟敏的不自然的氣氛凝固在空氣裡頭。



一切都很安靜,直到曹圭賢把坐著的那隻椅子往後推,在地上擦出咯咭一聲,然後起身走回屬於曹圭賢自己的房間為止。

「晟敏哥,來吃早餐。」


什麼時候,才能至少回到那還有虛假的笑容存在我們之間的關係呢?李晟敏咬著金厲旭捲好的包飯,想著沒有答案的疑問。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