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這一夜,短的不像話。

李晟敏被抱著久了,呼吸漸漸平穩了起來。 

為了避免明天的尷尬,曹圭賢退下了李晟敏的床。 

「看來今夜是睡不著了。」曹圭賢看著那睡著了像天使一樣怎麼也想不到會說出這麼殘酷的話的臉,拎著很久不抽都快要潮掉的菸,往陽台走去。




過了明天。 我們就只是兄弟了。

曹圭賢嘴裡叼著還沒有點燃的菸,細細的白白的,就像那人的手指一樣,也曾經撫上自己的嘴唇。

他看著那菸尾,然後燃起打火機,靠近。

深呼吸,就好像這麼做可以把腦袋裡的人影也一起代謝出去一樣。當然,只是幻想。


我能夠這樣無止盡的等待你嗎?


曹圭賢想起了金鐘鉉說的話,他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會是什麼,應該說一直在逃避著應該要選擇的題目。只是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生,然後把自己捲進去而已。


你一樣睡在那張兩人擠剛剛好的床鋪上。我一樣半夜不睡覺的玩線上遊戲。

不同的是,那張床就算現在要擠上兩個人也不會是我和你,而就算連線到清晨太陽都出來了也不會有人來催著要去睡覺嘲笑我皮膚不好了。


曹圭賢一個人,在陽台上吞吐著煙霧。

寂寞陪著。









「圭賢…」李晟敏從夢裡突然驚醒。

卻發現身邊是空的。 四點。 人呢?

那次車禍的恐懼又再度爬上了李晟敏的心臟,就好像注射了麻藥一樣,緊緊的,房間裡頭很暗,小心翼翼的下床,怕不小心踢到圭賢,但沒有任何阻力。 

曹圭賢沒有在那裡。

「圭賢!」

夢讓晟敏更害怕了起來。 又出車禍了。

親眼看著一個捲髮男孩被甩出車外,在空中拋轉了兩圈半,然後重重的摔在柏油路上,因為力道過大,摔下去之後還彈起來又再掉下去。 然後就是血,從那男孩的嘴裡噗噗的往外冒著,是圭賢。 

李晟敏用力的打開房間的頂燈「曹圭賢?」稍微大了點的聲音在空盪的房裡,迴繞著。

一種想哭的熱度往臉上冒,李晟敏深呼吸著,要把這種感覺趕出自己的身體。

不能慌。

李晟敏搖了搖頭,打開房門,剛好就看見曹圭賢趴在陽台上的背影,正像隻小狗一樣攤在矮牆上,搔著頭。

看見那安好的背影時,正想要上前去揍那傢伙的屁股一下害自己好擔心再抱緊緊的腰。

卻忽然左眼飄到房裡的日曆,圈著紅通通的日子。是今天。

我們已經分手了。

當李晟敏意識到的時候,才發現那安好的背影其實很孤獨。

李晟敏抬起自己的左手,總是被曹圭賢握在右手裡的那隻左手,看著。只是看著。


「呃,」李晟敏聽見曹圭賢的聲音抬眼一看,是曹圭賢跨進房裡正小心翼翼的把陽台的落地窗拉起來,像是被自己嚇到似的「哥,還不睡?」

「嗯,」李晟敏看見曹圭賢有些僵硬的肢體,露出禮貌性的微笑「口渴了,起來找水。」那人剛剛,是叫我哥了嗎?李晟敏以為是自己幻聽了。

「嗯,」原本想要幫李晟敏到水的曹圭賢忽然住嘴,手僵在原地「哥那你慢慢來。我先睡了。」

李晟敏給了微笑,克制自己想要握住那人手的欲望。

曹圭賢低著頭,也許還要習慣一陣子這種打從一開始存在的陌生感。


第一天,就這麼開始了。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