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不要哭。」李晟敏的聲音從來沒有這麼啞過,想要抬起手輕輕撫過曹圭賢那像是紅貴賓軟毛一樣的髮。卻發現自己的手怎麼樣也舉不起來。

「哥你放心。過了明天,我就再也不會為你哭泣了。」曹圭賢緊緊的抱著李晟敏不讓他轉身「今天是最後一次,就讓我任性吧。」

緊抱著李晟敏的曹圭賢只顧著感傷、顧著溫習那熟悉的溫度,卻沒有意識到聽見這句話的李晟敏輕微的震動了一下,也不可能會知道李晟敏的心裡有多痛苦。

李晟敏感受著背後的溫暖,雖然眼眶燙的沒有辦法再支撐住那些淚水,卻還是發自內心的笑了。

李晟敏的手沒有抓住曹圭賢環住自己腰部的手,只是低頭看著那圍成一圈的雙手,擁抱著自己。

圭賢阿,我也想要任性的愛你下去阿。只是我們,不能再這樣繼續了。說好的一年已經是我的底限。

那個人啊,傷的我很深的那個人啊,他回來了呢。雖然我對那個人已經不再有愛了,卻還是忍不住習慣依賴的悲哀。

要是真的跟我在一起,吃虧的是你呢曹圭賢。

那天在醫院裡看到了如此深愛著你的家人,失去自己的孩子一次,已經是所有父母的極限了。如果第二次的失去是從你嘴裡說出口的,你要他們如何接受呢?

你父親那時問了我,你在隊裡是不是真的很開心,還是都是回家裝出來的?

我告訴他,你在隊裡就像是個孩子王、小大人,大家都非常喜歡你,而你也是真的愛現在的路,雖然今天你從事什麼行業都會認真盡責,但演藝圈會是你最心甘情願的認真。

你那年邁的父親看著我的眼,在轉身看了看躺在病床上還在昏迷的你,他對醫生說不要從脖子下刀,他會死的。

醫生很緊急的說,不從脖子下刀難度會提升!而且從脖子下刀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你父親那時候很堅定的告訴醫生,如果你從脖子下刀這孩子或許會手術成功,但這孩子醒了之後也活不下去了。他是歌手啊!

我永遠記得你父親那樣抓著醫生肩膀的激動,那是因為愛。

因為愛,寧可一賭。他不能失去你這孩子,無論是現在這當下,還是以後的十幾二十年。

如果因為我的自私,讓你就這樣再一次從這麼愛你的家人身邊離去的話,說不定是千古罪人?


李晟敏感受著背後緊緊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淡淡的笑了。他只能繼續說服著自己要放開曹圭賢的手,不停想要救援自己、照顧自己、呵護自己的那一雙手。


你只是以為我把你當作暫時的慰藉而已,我想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這樣也好,李晟敏只是又要開始有秘密了而已,或者,從來就沒有坦白過也說不一定。

是這樣的吧。你還是離我遠些吧,以免,真實的我把你嚇跑之發現,原來我什麼也沒有。



李晟敏最後還是在說服自己的時候,被那擁抱的溫度給醺醉了。

今晚,就是最後一次了,關於對曹圭賢的沉醉,還有溫度。

李晟敏在被那擁抱帶入夢鄉之前還在想著,就是最後一次了,也讓我任性最後一次吧。


分針秒針,都不曾停歇。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卻呈現等距速度前進。
而李晟敏與曹圭賢,也呈現等距速度,往反向離開彼此。

在跨過十二點的秒針越界之後,曹圭賢睜開了眼睛,放開了原先就算麻了也不願意鬆開的雙手。

也放開了自己的愛情。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