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關於尹斗俊的事情,李晟敏其實一直不想提起,除了本來的不信任之外,還有不想再去回憶那些事情。

李晟敏有著很奇怪的個性,平常好像都笑瞇瞇的,說是假的開心也不是,是他善於遺忘,遺忘那些會讓自己痛苦的事情,所以李晟敏總是帶著笑,開心著。

所以李晟敏討厭孤獨,因為只要一個人,就很容易想起些令人無言以對的過往。所以李晟敏總是黏著大家,撒嬌著。不讓自己冷靜。

因為李晟敏知道,一但安靜下來,周圍的寂靜會把自己掐死。

關於那被鞭打著趕罵著換來的一點甜蜜最後卻變調成只有一句冷漠的,過往。






「為什麼想知道呢?」李晟敏洗完澡慵懶的躺在床上,剛才在浴室裡曹圭賢抱緊著自己不讓自己好好洗澡,索性連曹圭賢也一起洗了一遍,稿的現在自己洗完澡臉紅噗噗的好熱「都是些不開心的事情而已。」

「無論是開心還是不開心,只要是哥的事情,我都想知道。」曹圭賢睜著看起來好像很無辜的眼睛直盯著李晟敏。

「有什麼好知道的。」李晟敏失笑,這孩子執著的好可愛,像極了當年的自己,那單純的自己,換來的是什麼?李晟敏看著曹圭賢的臉,手輕輕捏著他的臉頰,然後把手檔在曹圭賢的眼前,摀住,不想要看見那如此炙熱的視線「不過就是一年期限的陪伴而已。」

「哥,一年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我沒想過只要一年而已。」曹圭賢也不閃躲擋住自己視線的手掌,也到今天才知道李晟敏的手心是如此的溫軟,就這樣往前讓自己的眼瞼靠著李晟敏的手掌心。

「呵呵,一開始都是這樣說的呀…」李晟敏小小聲的說著。

「我會證明的。」曹圭賢把整個頭的重量都壓在了李晟敏的手心裡頭。

沉默蔓延在兩人之間,卻不尷尬,只是沉寂著。然後李晟敏說「他說他累了,他說我讓他等的太久,他說他想要自由,」

曹圭賢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點著頭。

「其實以前很好的,他對我很好的,」李晟敏陷入了安靜裡頭。

「是嗎?怎麼好的?」曹圭賢知道李晟敏的安靜代表他想不起來那個叫做尹斗俊的人為了他自己做了些什麼事。

「斗俊他…」李晟敏笑著卻帶著淚「會跟我一起上學、把我為他準備好的飯盒好好的吃掉、我受傷了會幫我擦藥、跟我一起回家…」

「還有?」曹圭賢心裡很疼,這樣就是很好的情人了嗎?

「我們一起分享夢想」李晟敏果斷的說著「我們都有著一樣的夢想,就是成為藝人賺很多的錢,讓家裡的人過的無憂無慮。」

「如果這是你們一起的夢想,」曹圭賢把李晟敏擋在自己眼前的手掌握住,溫柔的拉下,讓自己可以看見李晟敏的眼睛,果然,又哭了。寂寞的很害怕吧?我的敏敏「他怎麼會不了解需要等待?」

「他說他累了,他說他等的太久了,」李晟敏像是沒聽到曹圭賢說話似的繼續往下講「他說我讓他好累,他說我快成功了他卻連個練習生都還沒辦法當,他說…」

「都是他說,你說了什麼呢?」曹圭賢打了岔。

「什麼?」李晟敏回神看著曹圭賢。

「我說,那麼你呢?你說了什麼呢?你有沒有說過你的想法呢?」曹圭賢握緊那隻原本溫熱現在卻越發冰冷的手掌。

「我?」李晟敏低下頭想了想,然後沒有抬頭「斗俊他,不太常聽我說話,所以我也就不說了。」

曹圭賢心疼的把這樣的李晟敏抱在懷裡,李晟敏忽然退開像是想起了什麼「但最後我有說。」

曹圭賢用微笑示意李晟敏繼續說下去。

「我跑到他打工的地方把他拉出來,跟他說,什麼要等待或是累了的話都是你在講,可是我沒有要分手,我不要。你就聽我講話一次可不可以。」李晟敏笑著,很虛假的那種「可是他只是把手盤起來,哼哼的笑著,然後問我為什麼不肯好好的接受就算了,現在來這邊鬧場面不是更難看?然後他就回去店裡工作了。」

「敏敏,」曹圭賢皺著眉,他不想要看到這樣的李晟敏,這樣沉重,疼痛,卻又逼著自己笑的李晟敏。

「然後那天晚上我還傳了簡訊給他,問他是不是還有機會挽回。」李晟敏用一樣的笑容,眼神卻不知道是對著哪哩,空泛著「可是他只回了我,滾開。」

「別說了。」曹圭賢抱住李晟敏的腦袋「別說了,對不起,別想了。」

「圭賢也不希望我說嗎?」李晟敏歪過脖子看著曹圭賢「圭賢也跟斗俊一樣不希望我說嗎?」李晟敏眨著大眼睛笑的讓曹圭賢心痛。

「我不想要你說,是因為我不要你難過,如果你想要說,我會一直聽著你說。」曹圭賢撥了李晟敏的瀏海「曹圭賢是李晟敏的。一直都會是你的。」曹圭賢拉起了李晟敏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左胸前「一直。」

「是假的吧?」李晟敏笑著。

「是真的。」曹圭賢說著,把李晟敏放躺在床上。

「是假的吧?」李晟敏一樣笑著。

「是真的。」曹圭賢說著,把被子拉上來蓋著彼此。

「是假的吧?」李晟敏不笑了。

「是真的。」曹圭賢說著,不厭其煩的說著。

那天晚上,這樣的對話一直延續著,直到李晟敏睡著了,曹圭賢湊在他耳邊,用氣音說著「真的是真的。」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