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又想到那個人了嗎?」曹圭賢的聲音忽然出現在李晟敏耳邊。

李晟敏嚇住了睜著大眼睛看向面無表情的曹圭賢,他不知道曹圭賢是不是又會因為這樣而把自己丟在一邊。

「我這麼可怕嗎?」曹圭賢失笑,伸出長手臂抱緊李晟敏,親吻著他的耳鬢,用自己的額頭蹭著他的脖子「我只是想知道你的過去。」

「為什麼。」李晟敏卻好像長了刺似的,那一段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的過去,是一種負擔,很沉重的擔子,寧願把自己用堅硬的殼包起來也不想要讓任何人知道,或許哪天誰會拿著這些來威脅自己呢?

「你不想說的話,就算了。」曹圭賢索性把頭放在李晟敏的肩上,嗅著令人舒適的氣味。手還是沒放,只是很舒適的禁錮住屬於自己的李晟敏。但曹圭賢只是沒有說出口,心底卻還是很在意那個叫做斗俊的人。

李晟敏漸漸放鬆。手搔了搔曹圭賢散亂的髮絲。

曹圭賢抬起已經快要闔上的眼,看著李晟敏。

李晟敏笑的香甜「你現在有雙眼皮欸!」

曹圭賢瞬間睜大眼睛「我本來就有雙眼皮!不是現在才有的!」

「明明平常只有單眼皮而已。」李晟敏笑著。

「是內雙眼皮!內雙、內雙、內雙!」曹圭賢噘起嘴雙手用力揮著。

「幼稚鬼。」李晟敏噘起嘴碰了曹圭賢噘起的嘴巴,然後起身走進廁所。

忽然冷靜下來的曹圭賢傻笑著「敏敏你要幹麻。」然後坑吃坑吃的跟在李晟敏屁股後面。

李晟敏關上廁所門剛好在曹圭賢的臉前。引發曹圭賢的怒吼「呀!怎麼可以這樣給我閉門羹吃!!」

「都跟你說了我是哥。」李晟敏在廁所裡頭涼涼的說著「何況,我要洗澡不關門要幹麻?」

「呀!讓我進去!」曹圭賢用腳踹著門。

「曹圭賢你要是把門弄壞你就完了。」李晟敏用很冷的聲音說出這句話然後把蓮蓬頭打開以壓過外頭吵的要命的曹圭賢。

忍不住覺得曹圭賢怎麼可以這麼幼稚,但又忍不住笑著。

笑著笑著,腦袋裡卻被那張臉給佔據,尹斗俊的臉,面無表情的對自己冷笑著問為什麼不肯好好的離開就算了的那張臉。

這樣悲傷的回憶,為什麼還要去分享?

忽然感覺到背後有溫暖圈住自己,嚇了一跳掙扎著架了身後的人一個拐子。

聽到吃痛的悶哼之後「是我。」是曹圭賢。

李晟敏想轉身看看曹圭賢被自己肘擊的地方有沒有事,再怎麼說自己都練過武術,傷了人可不是好玩的。

卻被圈著,完全動彈不得。

「圭賢,你怎麼進來的!」李晟敏放棄掙扎皺著眉就這樣被抱著「有沒有撞傷你呀?」

「進來是要告訴你,不要一個人偷哭。我的肩膀是屬於你的。」曹圭賢下巴緊箍著李晟敏的右肩膀。

這句話才讓李晟敏紅了眼眶「只有肩膀嗎?小氣鬼。」

「整個曹圭賢,都是你李晟敏的。」曹圭賢把水溫轉熱「別傻傻的連水不熱都不知道就站在這想事情,會感冒的。」

李晟敏轉身抱著曹圭賢,想要問是不是這一輩子都會陪著自己,才忽然又想起了兩人的一年之約。

所以李晟敏只是抱著曹圭賢安靜的哭著而已。

什麼時候才有人可以像你一樣,卻不是短暫的呢?李晟敏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抱著的曹圭賢的背影,漸漸染上霧氣,越來越模糊。

自己設定好的防線好像也越來越,模糊。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