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所以你一直都會在。」結束了這吻之後,曹圭賢緊緊的盯著金鐘鉉的眼睛。想要看出金鐘鉉的眼底到底什麼真的什麼是假的。

「也許吧?」金鐘鉉笑著,那小虎牙露出的純潔感與現在的笑容完全不搭。那笑容像是很虛幻的那種觸手可及卻好像馬上會消失的那樣的飄邈「如果哥需要我的話,如果真的需要的是我的話。」金鐘鉉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

「我需要。」曹圭賢伸出手拉住金鐘鉉的手腕。

「不,曹圭賢你怎麼都想不清楚?」金鐘鉉順手把曹圭賢拉起「虧你還是哥。跟你說了你需要的不是我,雖然我可以玩玩就好,但請不要逼我相信你。到最後場面只會更難看而已。」然後放開了手,叼著嘴裡的菸靠在矮牆上,對著夜空吐出更顯濃稠的煙霧。

曹圭賢站在後頭,看著金鐘鉉的背影。

「我不想要淌這渾水,也不想要變成像哥那樣只因為寂寞就想隨便抓個墊背的來頂的人。」金鐘鉉雙肘撐在矮牆上,往後仰著頸子,呃呃啊啊的發出奇怪的聲音「不是只有你會寂寞。」然後回頭看著曹圭賢,皺著眉頭笑了

曹圭賢忽然發現金鐘鉉並不是一直這麼堅強,這麼耀眼。那開懷的表情只是因為單純上天願意給金鐘鉉這人一個迷人的笑靨這種簡單的理由而已。

而那些笑容後面跟著的情緒,是什麼除了金鐘鉉自己大概誰也不會知道。

曹圭賢走上前,抱住金鐘鉉「對不起,鐘鉉。」

「不需要什麼對不起,剛才,是我故意不告訴你的。」金鐘鉉吹著風,感受著背後的曹圭賢的僵硬,真心的笑了。




最後的結束,是在擁抱之後他們兩人玩起了砸酒瓶的遊戲。往彼此身上丟著。又笑又叫的直到管理員上來罵人了才停下來。

曹圭賢巴了金鐘鉉的後腦杓,然後趕快在金鐘鉉爆跳之前壓住他的頭一起向管理員鞠躬「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馬上收好下去了。」

在管理員走了之後,金鐘鉉又拿著啤酒罐往曹圭賢身上丟。然後站定在原位,看著曹圭賢的反應。

曹圭賢只是笑了笑「沒事的,我們一直都會是哥兒們。」

金鐘鉉笑了。









當曹圭賢回到房間時,李晟敏已經睡下了,看到李晟敏把自己包在厚厚的棉被裡才想起來今天好像真有些冷。噌了噌鼻子,換了乾淨的衣服就躺上了床。

「你們,」李晟敏的那一張床冒出了小小的聲音「是在交往嗎。」

曹圭賢看著李晟敏的背影沒有說話。

「原來說話都可以不算話嗎。」眼前的棉被小山,好像一直在抖動著「一年還沒有到呀。」

曹圭賢想起來金鐘鉉說的那句,要是真討厭李晟敏任何一點的話其實自己對李晟敏也不算是愛囉那樣討人厭的疑問句。

也許曹圭賢注定就是要敗在李晟敏這一關。

曹圭賢睜開了眼睛,掀開了被子,走過去李晟敏的床邊,輕輕摸了李晟敏的髮,嘆了一聲。然後鑽進李晟敏的被子裡頭。

「哭什麼。」曹圭賢伸出雙手把李晟敏擁住「比較慘的好像是我。」

「你慘什麼!」李晟敏忽然轉過身來,臉上果然是曹圭賢猜想的大花貓淚痕「我又沒有真的怎麼樣!可是你是…你是…你是真的怎麼樣了耶!」才說完,李晟敏的眼淚又繼續接著掉「我知道我叫錯人名很過分!可是你也不能因為這樣就跟別人怎麼樣啊!」李晟敏掙扎著想要推開曹圭賢的長手臂擁抱。

「我怎麼樣了。」曹圭賢怎樣都不肯放手。更加用力的拑制住懷裡的肉肉男孩。

「你!」李晟敏停止掙扎瞪著與自己之間幾乎沒有距離的曹圭賢,忍不住眼淚的灼熱感讓自己看不清楚曹圭賢現在的表情。李晟敏很生氣。李晟敏用力往前讓自己沾了淚水的唇碰上了曹圭賢的唇「你跟那個男孩這樣!」

「他叫做金鐘鉉。」曹圭賢仰起脖子往後退開李晟敏的唇「剛才我們的確這樣了。」曹圭賢的手鬆了開。李晟敏忽然心漏跳了一拍,這麼快就要結束了嗎?忿恨得想要轉身再也不要看見眼前這個只會說好聽話的男人。

卻被曹圭賢的雙手輕輕的捧住自己的臉「但是我想要對你做的,不只是這樣。」曹圭賢低頭吻上李晟敏因為剛才撞上自己而紅腫的唇,輕輕舔著「對不起。讓你難過了。」

李晟敏心跳大聲的讓自己都懷疑是不是曹圭賢聽的見。剛剛曹圭賢是在原諒自己的失誤嗎?

「我們繼續剛才還沒有做完的事情好嗎?敏敏。」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