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如果就這樣走掉的話,鐘鉉會收留我嗎?」

「哥,我是很喜歡你沒錯。但是在你還沒有對晟敏哥死心之前,我是不會跟你交往的。說收留?太嚴重了吧。」金鐘鉉笑的很燦爛,側著脖子看向曹圭賢對著夜空發呆的側臉。 曹圭賢啊,不過就是寂寞而已。

「是嗎。」曹圭賢又用力的吸了一口手中的菸「果然到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阿。」

「呵呵,哥,如果你缺的是個玩伴的話說不定我可以噢。」金鐘鉉靠近曹圭賢的頸邊,依靠著「但我知道哥不是那樣的人呀。」

「不然我是哪種人呢?」是哪種人呢?是那種連在床上發生關係都不被記得的人嗎?

「是哪種人啊?」金鐘鉉所幸躺在了地上,枕著自己的雙手看著在自己右邊的男人「有著很單的雙眼皮卻硬要割成雙眼皮,菱角嘴很好看,頭髮永遠亂糟糟,總是愛打電動到清晨在看見日出趕快窩進棉被睡它個兩分鐘的任性鬼。」

曹圭賢轉身瞪了躺在地上的男人一眼。

「急什麼,還沒說完呢。」金鐘鉉淡淡的笑了卻把視線轉到了天空去「小孩子氣、幼稚、心很脆弱卻又很喜歡假裝堅強,喜歡作弄別人卻又狠不下心,認定了之後就不肯放手,完美主義過頭,總把自己逼到極限,很有義氣的一個笨蛋。」

曹圭賢沒有說話。

「欸,我說完了。OVER。」金鐘鉉伸了個懶腰。盯著曹圭賢的背影,金鐘鉉知道這是自己一輩子也無法觸及的男人,但是如果一開始就只是定義為過客的話,或許自己也不會傷害太大吧?如果只是過客的話…

「那,金鐘鉉你知道你在我心裡是什麼樣的人嗎?」曹圭賢被燒光了的菸燙著了手,丟開了。再點上了一支。

「我想應該你就把我定義為一個小屁孩吧?」金鐘鉉自嘲的說著「我並不指望你會多花什麼時間在我身上,就算我曾經這麼希望著。」還是露出小虎牙笑著。

「呵呵,」曹圭賢淡淡的笑了「原來在你眼裡的我是這樣看你的?」

「你真的很愛鑽牛角尖。」金鐘鉉從鼻孔哼了一聲,有時候他真的會受不了曹圭賢這樣的脾氣,那種只要發生一件不開心的事情就會一直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大來看,而且把每一件事情都牽連在一起的那樣的悲觀的能力,金鐘鉉非常佩服,佩服到很討厭。

「這就是我的個性。」曹圭賢小小聲的問著,不知道是在問自己,還是問著金鐘鉉「討厭的話怎麼能說愛?」

「有一個地方討厭就不算愛?」金鐘鉉笑的很大聲「那麼,你這麼討厭晟敏哥的這個點,是不是也就不是愛了呢?」

曹圭賢像是被堵住一樣,什麼也說不出口。

「說你鑽牛角尖還不信。」金鐘鉉坐了起來,開了一罐啤酒「喝酒會好些的噢。」

金鐘鉉喝了一口啤酒進嘴哩,然後湊過身,把自己嘴裡的酒送進了曹圭賢的口腔裡。

曹圭賢飲下了那酒液,卻勾過了那人的舌頭纏繞著。手越過了金鐘鉉的後頸,壓住。

金鐘鉉一點也不詫異的回吻著。雙手攬上了曹圭賢的腰。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