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曹圭賢在心底嘲笑著自己。

才剛剛拒絕了金厲旭那小子,還有點心疼那樣的打擊會不會太大。忽然自己也變成被這樣對待的對象了。

在李晟敏心底的人,果然不是自己嗎。大概永遠都會只是個孩子那樣的地位吧。

曹圭賢握緊拳頭往牆上砸去。然後走到樓下的便利商店買了一包菸。

誰說過來著?抽菸可以舒緩情緒。 曹圭賢相信了,站在客廳裡,注視著陽台的角落。那天李晟敏就是蹲在這裡,哭泣著。

曹圭賢質問著自己怎麼可能會這麼突然陷入了李晟敏的世界裡。愛上一個男人並不是一件好事,不一定會有未來。這些事情曹圭賢都非常清楚。但是愛上一個男人或是女人,並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

曹圭賢是人,而人是動物。曹圭賢也是一種動物。只要是動物,就有七情六慾。

那麼,界定這些界線的人到底是誰?誰可以來決定別人的人生?

那麼,又自己要怎麼去否定自己的情動?誰憑什麼來否定?

曹圭賢好像在陽台上看見自己與李晟敏的擁抱的幻影。然後,是另一個男人幻影跟自己差不多高,比自己斯文的臉,往兩人走來。然後李晟敏笑著向自己揮手。

啊,大概可以否定自己的,就只有愛著的對方了吧。 想到這裡曹圭賢笑的慘膽,眨了眨眼睛想把那些畫面趕出腦袋。深呼吸了一下,往陽台走去。

拍了拍新買的菸,有多久沒抽了呢?曹圭賢回憶著,好像自從決定要走唱歌這條路之後便沒有再碰菸了,這樣算不算為了愛情自毀前程呢?曹圭賢燃起打火機湊近菸頭。

然後深呼吸。

「主唱可以抽菸的?我怎麼都不曉得。」從陽台下傳來一個聲音。

曹圭賢嚇了一跳往下一看發現是金鐘鉉笑的燦爛往上看著。

「呀!你找死啊!」曹圭賢差點沒把手上的打火機往下丟。

金鐘鉉在樓下晃了晃手上的酒瓶「哥快點開門啦~」

「這死小子…」曹圭賢一邊解除門進一邊碎唸著。

曹圭賢在出道之前就認識金鐘鉉了。還記得在自己要出道的時候,金鐘鉉閃著星星眼要曹圭賢不可以忘記有自己這個弟弟的存在。想到這裡曹圭賢就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

就是因為兩人的親密,所以曹圭賢的心事,金鐘鉉都知道。
包括曹圭賢莫名奇妙愛上男人而且那人還是同隊隊員李晟敏這件事情。

「哥!」金鐘鉉拎著一手啤酒走進宿舍「心情不好呀?這時候call我準沒錯!鐘鉉帶著酒來找哥解悶了!」

「沒白疼你。」曹圭賢用力的磨蹭著金鐘鉉剛剪好的頭髮。

「哥!頭髮會亂啦!!不要弄~~」金鐘鉉扭動著身體像極了一隻被潑上水的小狗。

曹圭賢大笑著「走,我們去頂樓喝,別吵著哥哥們。」

金鐘鉉乖乖的拎著酒跟在曹圭賢屁股後面往頂樓走。






「哥你是怎麼了?好久沒看你抽菸了。」金鐘鉉上了頂樓第一件事就是打開一瓶啤酒遞給曹圭賢。

「爆掉了。」曹圭賢一口氣灌下半瓶「我爆掉了。我不知道在他心裡我是什麼。」曹圭賢冷笑著,用力吸著手裡的菸。

他看著菸頭的火光燃燒的一閃一閃的,像是那人眼裡的星星。

「哥你們倆不是最近挺好?」

曹圭賢冷笑著「好到會再發生關係的時候從他嘴裡喊出另一個男人的名子嗎。真好的關係。」

金鐘鉉看著曹圭賢捏緊手中的啤酒罐,意識到曹圭賢是真的很生氣。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