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一年之後,我們就都回復自由的單身。」李晟敏用著無害的眼神看著曹圭賢。

李晟敏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曹圭賢就像是一根浮木一樣,在自己噗通一聲掉進無底的深沼的時候,忽然出現在不遠的水面上。

於是自己只好唰的抓住,不知道這根浮木適不適合造船、或者適不適合乘載,只是求生的本能而已。

緊抓住。

卻沒發現自己好像越來越注意這人的一切,那天在跑行程的時候,曹圭賢和金厲旭的擁抱,竟然讓自己壓抑不住平常隱藏良好的情緒。

李晟敏選擇忽略。

選擇的是,說服自己。 那個姓曹的瘦皮猴,就是根浮木。剛好出現在自己的泥淖裡。

不過就是這樣而已。



李晟敏看著還在發愣的曹圭賢「如果不同意的話,就連一年都不要好了?」而會說出這句話,也只不過是怕自己會被拒絕的台階而已。

李晟敏在心底嘲笑自己是個膽小鬼。





曹圭賢看著坐在自己肚子上比著一這個數字的李晟敏,也許,有總比沒有好?也許這一年後李晟敏就會真的愛上自己無法離開自己了?不,不能是也許

「好啊,我的親愛的。」曹圭賢猛的坐起,咬住李晟敏比一的那隻手指,舔舐著。

曹圭賢在心底下定決心。

一定要在這一年,讓李晟敏真的愛上自己。



李晟敏看著自己被含進那人的嘴裡,溫熱潮溼的感覺讓自己有些驚慌失措。

「呀!」李晟敏推開曹圭賢。

「是圭賢賢。」曹圭賢被推倒躺在床上,悠哉的看著吐舌頭然後離開房間的李晟敏。









從那天開始,曹圭賢對李晟敏的好簡直就像是光明正大的說理晟敏是自己的人一樣這麼囂張。

走路走到一半,曹圭賢就把長長的手臂圈住李晟敏的脖子,往自己身邊一拉。

練習到一半,曹圭賢會踹李晟敏在自己前面扭阿扭的屁股。

李晟敏曾經說過:呀,曹小朋友,不要這麼招搖好不好。

曹圭賢的回應是:呐,跟你說了要叫我圭賢賢,敏敏都不聽話,過來處罰。

然後伸手一摟,就是一個吻。


最後李晟敏也放棄了,就隨著曹圭賢吧。


但李晟敏其實害怕。害怕自己陷的太深,也害怕曹圭賢愛上自己,最矛盾的是又害怕曹圭賢離開自己。

而當李晟敏意識到自己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已經來不及的掉進去了。掉進那好像是浮木其實是海市蜃樓的漩渦。 一下子把自己抽進最底層。

說害怕自己陷的太深,不過是一種藉口。讓自己有個可以給自己的交代而已。

李晟敏看著眼前認真聽著舞蹈老師的教學的曹圭賢,笨手笨腳的想要跳好自己最不擅長的舞蹈,淡淡的笑了。

這小孩兒不過才幾歲,也不知道與男人談戀愛是什麼恐怖的事情吧。如果就這樣欺負了他,出去外頭恐怕還會被大家說呐。 怎麼辦呢?

可是好像是真的喜歡上了,怎麼辦呢?



那,還沒忘記的那個人,我該怎麼辦?

「敏敏。」曹圭賢往李晟敏跑來,滿頭大汗。抱住。

李晟敏嗅著那人的氣味。擁抱著結實的溫暖。

藏好結實的疼痛,往自己身體裡面。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