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李晟敏拉開了被子,示意曹圭賢躺進去。

曹圭賢心不甘情不願的躺進去之後,李晟敏替曹圭賢和自己拉上被子。

「晚安。」李晟敏說完便轉身背對曹圭賢。

「喔。」曹圭賢還在賭氣。這一賭賭了二十分鐘。

就在曹圭賢快要放棄賭氣投奔周公的懷抱時,他聽見背對自己的李晟敏小小聲的說「圭賢,謝謝你。」

沒有任何轉身,或是回應。曹圭賢只在漆黑的房間裡,睜著眼睛,看著李晟敏的背影。

是不是,總擔心著什麼呢?曹圭賢心想,這樣很累的呀。

就這樣注視著,慢慢睡去。






曹圭賢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在李晟敏的床上,才忽然想起來,昨天晚上被李晟敏騙上了床,欸,不對,話好像不是這樣說。

抓了抓頭。

那李晟敏人勒?

曹圭賢坐在床上發了一下呆,直到肚子發出詭異的慘叫聲,才往廚房的路邁進。





「早安啊,圭賢君!」在曹圭賢踏進廚房的下一秒,那個正在熬煮些什麼的人回頭了,是李晟敏。

「喔。」曹圭賢的起床氣很大,沒有辦法在這一瞬間對李晟敏笑。尤其是在一早就聽到這麼疏遠的稱呼,好像昨晚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呀,真沒禮貌。」李晟敏挑眉,拿著攪拌杓指著曹圭賢「要叫哥!」

「呐,既然說我是弟弟也不用這麼疏遠的叫我圭賢君吧。」曹圭賢避開了那隻指著自己的沾著湯汁的杓子,頭撇向另外一邊。

「起床氣真大。」李晟敏回頭去攪拌著那一鍋黏糊「好啦,圭賢賢,要吃早餐嗎?」

「是什麼?」曹圭賢稍微滿意了一些,頭湊到李晟敏的肩膀旁邊,聞了一口食物的香氣。

這樣忽然出現在李晟敏右側耳邊的呼吸卻把他給嚇了一大跳,差點把整鍋湯給打翻。還好只有手裡那試口味的小碟子給砸在地上。

曹圭賢往後本能的跳了一步,也抓住李晟敏的肩膀往自己拉「呀,小心點!嚇這麼大跳幹麻?」

「跟你說要叫哥!」李晟敏巧妙的掙脫了曹圭賢抓住自己的手「呐,鍋裡的自己盛。」

「蛤?」曹圭賢不明白是要盛什麼「這是什麼呀?」

「南瓜粥!」李晟敏打開了水龍頭沖著自己的手指,剛才果然還是有被燙到「是你的早餐。」

「哥你被燙到囉?」曹圭賢拉過李晟敏的手「等等我幫你擦藥。」

「不用了啦,沖一沖就好了。」李晟敏想拉回自己的手,卻被那人握在手裡,冰涼涼的。冰涼涼的? 

李晟敏看著曹圭賢的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握了個冰塊。 忽然,心裡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升起。

「要冰一冰才有用!知不知道?還說自己是哥勒,連照顧自己都不會。留疤怎麼辦…」曹圭賢邊握著李晟敏的手指一邊碎唸著。

李晟敏心底納悶,這男人是老媽子嗎?忍不住失笑。但就這樣任曹圭賢冰敷著自己的手指。

「哥~」曹圭賢用著無辜的眼神看著李晟敏「我餓了~」

「不是跟你說有南瓜粥?」李晟敏抬眼對上曹圭賢的視線,不小心讓心跳漏了一拍。李晟敏不是沒有看過可愛的男人,但是曹圭賢釋放出來的無辜與可愛竟然渾然天成。

「可是我兩隻手都在幫你冰敷沒有辦法盛呀…」曹圭賢用下巴指著李晟敏沒有受傷的那隻手「可是哥還有一隻手好好的。」然後露出燦爛的笑容。

李晟敏在這一瞬間又忽然發現自己好像掉入了圈套。眼前的這男人根本不是無辜,而是披著無辜的羊皮的心機重的奸詐狐狸!!竟然拐彎要哥哥幫弟弟盛飯!這沒大沒小的孩子!!

李晟敏無奈的往鍋子走去,用單手拿了一個碗。

「太小了,我超級餓。」曹圭賢癟著嘴。

李晟敏不屑的用同一隻手把那個小碗放回去,拿了一個超級大的碗公。

曹圭賢用力的點點頭。

然後李晟敏拿起湯杓,一匙一匙的盛著。每一杓,曹圭賢都搖搖頭說不夠。

「呀!你吃太多了吧!」李晟敏回頭瞪著曹圭賢。

「特哥說我太瘦了,所以要多吃點。」曹圭賢睜著無害的眼神,李晟敏幾乎可以肯定,這絕對是裝出來的!!

李晟敏差點沒爆青筋!這死孩子竟然一腳踩到自己的怒點!太瘦了!?難道我就太胖嗎?為什麼總要我減肥這死孩子卻吃不胖呢!李晟敏心底碎唸著。

李晟敏以為這已經是曹圭賢噁心又欠揍的極致,沒想到…

「哥,我沒手,餵我。」

「呀!是你受傷還我受傷啊!自己吃!」李晟敏抽回自己的手指,生氣的踱步回房間。

悠閒的吃著早餐的曹圭賢心想,這兔子易怒的好有趣呀。

臉上露出的笑容,卻是溫暖的燦爛。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