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曹圭賢也曾經想過,為什麼會對晟敏說的話印象這麼深刻?

其實一開始曹圭賢對於李晟敏這個人並沒有太大的喜愛,不是討厭,只是,把它當作是一個哥哥那樣的定位而已。

可就因為那句話,才開始了他們之間的一切。

這是一把鎖匙,但是打開的門究竟是通往哪裡,在那一剎那曹圭賢並不明白。





「哥,你怎麼了?」曹圭賢才剛剛跟利特把喝醉酒站不住腳的強仁搬上床,一回頭就看見李晟敏蹲在陽台發呆。可是那人好像沒有發現曹圭賢在向他說話。

「哥~」還是沒有任何回應,曹圭賢搔搔頭往陽台走去「晟敏哥~」

曹圭賢從後方看見他的肩膀明顯的抖動著,躊躇著不知道該不該走近,忽然看見那人回頭了。

曹圭賢看見了一個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表情。

李晟敏他抖了一下,這不是哭的哽咽抽蓄,而是被驚嚇到的顫抖,但就這麼一下。

那悲傷瞬間被收拾的一乾二淨,同時那朵笑容在他的臉上綻放。

明明是這麼的燦爛「圭賢吶~」曹圭賢卻只感覺到冷漠的虛假,像是嚴冬一般。

雖然收到的眼神是那樣的溫柔,但是那偽裝出來的溫柔只是讓曹圭賢的不滿瞬間引爆罷了,在無法思考的狀況下曹圭賢什麼表情也沒有的轉了身。

曹圭賢在往客廳走的時候,不停的碎唸著「這個騙子,才剛剛要熟起來,就讓我看見那樣虛假的笑容。不覺得太殘忍了嗎?擺明了就是不想要誠實面對我嘛!說什麼都跟家人一樣親密,那這是什麼話阿!?」

曹圭賢不想看見李晟敏這個樣子。

他生氣的走進浴室,身上還有強仁哥的酒味跟嘔吐的味道「A xi!!!」一轉開水龍頭,就把蓮蓬頭往頭頂上淋,忽然衝上頭頂的涼意讓他瞬間冷靜了下來。

然後他停住動作,冷水就不斷的往頭頂襲擊,因為他忽然想起,自己賭氣進浴室之前,並沒有拿換洗的衣服。





「圭賢呀~」隔著單薄的塑膠門板傳來的好像是晟敏哥的聲音「你剛剛看見了吧。可以不要告訴哥哥們嗎?」

「不想大家知道的話,哥幹麻又要哭呢!」一聽到那躲躲藏藏的聲音他就忽然間又冒起了火。

「呵呵,我只是眼睛酸而已嘛」門板的那一頭傳來這樣的話。

「哥。」曹圭賢在門的這一邊皺著眉頭。

「嗯?」

「不是說大家都很親密嗎?」在曹圭賢問出口的時候,那頭沒了聲音。

他繼續帶著怒氣質問著「不是說大家都很貼心很誠懇誠實嗎?」那頭還是沒有聲音「我只是不想讓哥一個人哭而已阿。」

「圭賢吶…」門外的李晟敏的喊聲越發微弱。

「為什麼連哭泣這種事情都要用眼睛痠來含糊帶過呢?」曹圭賢卻越說越生氣,越說越大聲。

「圭賢吶…」李晟敏敲了敲門。

「幹麻啦!」曹圭賢氣急敗壞的吼著。

「你要不要出來說阿,大家都睡了在浴室裡說話迴音好大噢」曹圭賢看著門板,彷彿可以看見李晟敏像個做錯事的孩子罰站在門外般,那尷尬卻還要乾乾的笑著的臉龐。

「哥也會不好意思嘛~?」那頭又沒了聲音,但這時的因為寒冷而全身抖了一下的曹圭賢已經壞心不起來了「哥,」還是沒有聲音「晟敏哥?」

「小聲點啦,幹麻?」

「哥…你幫我拿衣服好不好………」門板的那一邊出了聲噗嗤,然後就是拖鞋走遠的聲音了。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