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們分手吧。」李晟敏坐在床上並沒有看向曹圭賢,還是自顧自的看著明天的日程,用著如此自若的語氣說出了那種絕情的話「說好的,明天是最後一天。」


李晟敏跟曹圭賢約好了,交往一年。

三百六十五個日出日落之後,就要分手。

他們只是彼此的慰藉而已。


「我知道。」這已經是曹圭賢的極限了,忍住顫抖的吐出三個字。穩了穩想要逃命的步伐,扶住冰冷的牆壁,然後,走出房門。



曹圭賢看著浴室的白皙磁磚忍不住想著自己有多愚蠢,竟然和一個一開始就注意上的男孩,約定成為彼此的療傷藥。

早就說好了是這樣,但是真的等到這一天的到來,又是另外一回事,竟然如此的疼痛。

當蓮蓬頭的熱水沖上頭頂的時候,他忍不住想起了那些從前。

從那一開始的從前。





曹圭賢剛剛搬進宿舍的那一天,那個第一眼見到的人是特哥的以前。

初印象非常清晰的浮上來,就像是鏡子上的水氣一樣。利特非常熱絡的拉著他的手一一介紹成員們。 

其實這些人曹圭賢都認識的,關於這樣的一個大型並且紅翻天的團體,怎麼能夠不認識?

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有一天,竟然是他可以加入到這個至今最多人數的男子團體裡頭。

每個人都朝著他點頭,每個人都對著他說了些話,但曹圭賢他唯獨記憶最深刻的是晟敏說的話。

晟敏說:大家都很好相處,都像家人一樣。所以阿圭賢,你也要像對待家人一樣對待我們唷!

曹圭賢回:沒問題!晟敏哥。





曹圭賢靠上磁磚,感到冷意穿透皮膚直達心底。

他想:那個時候,我還叫他哥呢。

然後他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心底卻,很苦。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