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之後,在台上朴正洙沒有太大的改變。

他還是一樣,認真的對每一個工作人員打招呼,九十度的鞠恭,上了台還是一樣拉著我的手,做出害羞的表情,一樣是黃鼠狼般的笑聲。

但那不過是在台上。



台下的時候呢?

還是一樣很正常,關心每一個弟弟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跟每個成員的家長閒聊,偶爾擺擺隊長的架子叫弟弟們安靜點,除了金希澈常常笑的瞇起眼說怎麼下了台還是利特呢?讓他會瞬間凍結表情之外。其他的成員都覺得朴正洙很正常。

當然,是當話題與我無關的時候。



那天之後,我跟這男人間的互動,好像全部都被端上了檯面。

除了檯面上的以外,什麼都沒有。



從一下舞台便丟開我的右手的那隻左手開始、從回頭的視線直冷冷的面無表情開始、從刻意營造出來的疏遠開始,我感覺到你,慢慢的退出我的世界。

一點一滴的,你以為不著痕跡的,我卻每一點都看在眼裡。

又怎樣?

什麼都不能做阿,金英雲,這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不是嗎?

想到這,我忍不住抽動一邊的嘴角笑了。

「哥?」趕通告的時候身旁的座位,從那天之後就一直是晟敏坐著。這孩子對我的關心很深,所以一個人被丟在正後方的圭賢一直黑著臉,每天都這樣在後頭盯著晟敏。

「沒事。」我拍拍晟敏的手,只能看著窗外,焦點不知道要瞄準哪哩,只是就這樣渙散著。

「哥。」晟敏抓緊我的手「別這樣好不?」

「哪樣了?」我回神,看著晟敏。

「哥你...」晟敏皺著眉,卻說不出話來。

我真心的笑了,伸出手指把那皺緊的眉心舒開「你哥我真的沒事。」

「哥……不要動手好不。」後面冒出很哀怨的聲音,想必是曹圭賢。

「呀!曹圭賢你真的很囉唆啊!睡你的覺去!」晟敏忽然往後轉,狠狠敲了老小的頭。

「敏敏你好無情啊!」

「敏你個頭!叫我哥!」

我噗嗤了出來,這兩孩子真玩不膩。

可一轉頭,看見後照鏡裡是正洙的臉,閃避了我的眼神。


朴正洙,你該拿我怎麼辦呢?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不是愛你,那麼,這樣愛著我的你,該怎麼辦呢?

我緊盯著那後視鏡,然後我再次看見反射出來的你的目光,對著我。

你的表情露出訝異但隨即收回「赫宰,我頭痛,想睡會。」

「喔,哥,我肩膀借你靠著吧。」李赫宰故意坐著低了些,然後把朴正洙的投給放上自己的肩膀。

「赫宰!那我呢!」東海嘟著嘴問著。

「小海乖。」然後緊緊抱著東海「除了這個肩膀,其他全部都是你的。」

是不是,這樣也好呢?

可,心臟揪緊著的感覺,真的不好受阿。

怎麼辦呢?朴正洙。



我們,該怎麼辦呢?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