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bby Cat's Paradise

    

※×gravity卡住了,所以來換個版型,是我最喜歡的JCC的幾張照片,颱風快點離開,我要好好享受我的假期!! - CrabbyCat 2016.09.27 19:10

松鼠與兔子08  

貌似又過了兩個月,嘖嘖。

是說我也想把這系列趕快更完啊!!!

但是我一直呈現好想睡覺跟好想看影集的狀態怎麼辦啦煩欸!!!!!!

這集有爆點。

另一對希批被扯出來惹。

然後,金鐘國的歷史部分,是base on真實事件改編這樣。

我一直很心疼鐘國就是因為這樣TAT

好了,廢話不多說,以下放文!!!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CH 8.

 

 

「所以說你到底是不是腦袋壞掉啊!」千成林忍不住對著桌子對面的金鐘國破口大罵。

 

金鐘國卻始終保持沉默。

 

要不是千成林看金鐘國悶悶不樂了兩周,也不會一結束拍攝就拉他出來喝酒。

當然,酒只有千成林在喝。

金鐘國只負責吃菜,川燙的高麗菜不加美奶滋。

 

「挨一估,我們千成林怎麼這麼兇啊。」姜健熙打著圓場給千成林再斟滿了酒杯。

當然,在下一秒,千成林又喀的一聲乾了杯。

「好了好了,你也別都悶在心底了。」然後對著金鐘國說,同時又把千成林的酒杯斟滿。

雖然姜健熙並不喜歡千成林喝醉,但現在這狀況她要是不喝醉,金鐘國今天大概是別想離場了。

 

「嚇!你們怎麼都在這啊。」劉在石與池石鎮經過餐廳的時候忽然發現在這裡的三人。

 

「是啊,在石哥、石鎮哥。」姜健熙努力的用眼神把兩人喚進來,示意千成林快要無法被控制了。

 

最後,在金鐘國一杯酒都沒有喝的狀態之下,千成林醉的被姜健熙扛走了。

在離開的時候,姜健熙還向劉在石點頭示意,然後面目猙獰的抬起了千成林。

 

「所以,你們現在是?」聽了千成林猛烈砲火攻擊之後的劉在石,在姜健熙前腳一走之後,立刻就開口問了金鐘國。

 

金鐘國淡淡的笑著「是啊,我們現在是什麼狀況呢?哥你說我們是什麼關係呢?」

抬眼問著劉在石。

 

「還能有甚麼關係?不就同綜藝的哥哥弟弟關係而已啊!」池石鎮插嘴。

 

劉在石一臉鄙夷。

 

「怎樣!我有說錯嘛!」池石鎮不認輸。

 

「當然不只是這樣啊。」劉在石白眼了好幾個。

「你還想繼續騙自己嗎?」劉在石轉像看著金鐘國「呀,連情殤都不喝酒真是奇葩啊你這孩子。」

 

「誰情殤啊!」金鐘國抱怨。

 

「你啊誰。」劉在石碎碎念著「明明就是互相喜歡的狀態倒底誰看不出來啊,你石鎮哥根本就是瘋了才會告訴你你們只是普通的哥哥弟弟關係好嘛!」

 

「什麼都有原因的,不是嗎?石鎮哥說看不出有什麼,也是有原因的,不是嗎?」金鐘國夾起一筷子菜往嘴裡放,沒看向誰。

 

「呃嗯。當然是這樣沒錯。」池石鎮忽然詞窮了,因為誰都知道李光洙與金鐘國之間不可能甚麼都沒有,而金鐘國自己也清楚的很。

 

劉在石只是點著頭。

 

「我不好奇哥你一直阻攔我的原因是什麼。」

金鐘國對著池石鎮說。

「我也知道說出心底話真的很重要,真心才不會後悔我都懂。」

金鐘國對著劉在石說。

「我啊,一直其實都在意著光洙啊。可卻等他都全給說破了我才意識到發生了甚麼事情。」

金鐘國皮笑肉不笑的說。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啊。」

 

「你的傷口不能背著一輩子啊,國鐘。」劉在石很沉重的開了口。

 

金鐘國只是低著頭。

 

「我知道你很痛。」劉在石隔著桌子拍了金鐘國的肩膀「但是,因為傷口痛而放棄了愛情,不,不對,應該說,為了傷口痛而放棄了你所愛的人,真的值得嗎?」

 

金鐘國頭沒抬,悶著臉,悶著呼吸,連筷子都不再拿起。

 

「啊!哥!聚餐竟然不叫上」那個我都還沒發出來,李光洙就看見低著頭的人,忽然間喘不上氣來。

 

「啊,光洙啊。」劉在石沒有任何尷尬,只是應了聲「快來吧,哥請你喝酒。」

 

低著頭的金鐘國聽見李光洙忽然斷了的對話,只覺得氣氛更加沉重。

不想讓那人不自在,於是站起了身。

「哥我還有事,先回去了。」

 

李光洙忍不住乾笑冷哼出聲。

金鐘國停頓了下腳步,沒有回頭,逕直往外頭去。

 

「笑什麼?」

 

「沒什麼。」

李光洙坐下來第一件事就是把剛才在金鐘國面前沒被動過的酒杯拿起,一飲而盡。

「只是覺得,搞成現在這樣的關係,實在是很可笑罷了。」

透過晶亮的酒杯看著什麼,連李光洙自己都不知道。

「同一個節目的成員,連坐在同張餐桌上聚餐也都是奢求啊

替自己斟了酒,然後再乾。

 

「你知道為什麼嗎?」劉在石幫自己也倒了滿杯酒,喝下喉的灼熱感,劉在石已經有些不熟悉。

那仰頭就乾了杯的姿態,讓池石鎮有些擔心。

 

「膽小?害怕被批判?哥,你要我在這種狀況下還說出沒有立場的話,有些過頭了吧。」

李光洙咧開嘴笑,眉毛卻苦哈哈的聚在中心。

 

劉在石再次幫自己倒滿了酒,然後一口嚥下去。

然後告訴李光洙了,在李光洙還沒有跨進這一行之前的,關於金鐘國的事情。

那些,連聽的人都會心疼的曾經。

 

原來,金鐘國在好久好久以前,剛剛才出道的時候,跟李光洙的角色是有那麼點相似。

如果要說是以前流行傻瓜演技的話就太超過了,但是年輕的金鐘國與李光洙是一樣的瘦小,看起來很容易被欺侮,甚至因為唱片形象的關係而被Anti嘲笑很娘,曾經與老闆溝通過很多次,但是路線已經設定無法改變,最後只好以解約收場。

 

就在金鐘國終於打算開始新的演藝生活的時候,原公司的老闆卻下了封殺令,哪一台的節目都上不了節目,連請作曲家寫歌都無法給曲子。

越來越低潮的金鐘國,甚至連出了門遇見鄰居四目相交都覺得尷尬害怕。

什麼都沒有了之後,除了關在家裡,誰也不想接觸。

 

最後終於擺了酒席請以前公司的老闆吃飯,對方卻只是冷淡的嘲笑著。

 

「你知道那種傷痛嗎?」劉在石注視著李光洙「他曾經很想死呢。以前是那樣相信著的人,忽然反目對著自己笑著臉說終於知道要跟我道歉了嗎?找不到人幫你了是不是?」

 

李光洙愣在原地,他知道金鐘國對自己是有什麼的,但這樣忽冷忽熱對待自己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卻直到今天才知道。

他從沒想過,也從沒有猜測或了解過,金鐘國的過去是什麼樣的人。

 

「你也不知道吧。甚至還聽到耳語的對話是一定要把金鐘國給弄死呢。」

劉在石一邊晃著酒杯一邊說。

「你懂嗎?那種無法再相信人、無法再忍受眾人目光的感覺?」

劉在石嘆了口氣。

「他害怕啊。只要一看到那種被注視著的目光,就害怕的想起了那些過去啊。你懂嗎?光洙。」

 

劉在石沒有鼓勵李光洙或是勸退李光洙。

只是要李光洙自己想清楚。

金鐘國對劉在石是重要的弟弟。

相對的,李光洙對於劉在石也是相同重要的地位。

 

「你得想清楚。」

劉在石幫自己倒滿了酒。

「那孩子心底的傷有多重,或許你覺得你了解,但是你從沒有經歷過那種傷痛與背叛,你就沒辦法體會那種疼痛有多重,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也幫李光洙倒滿了酒。

「真的要跟這樣的人,交往嗎?」

舉著酒瓶沒有放下。

「他的傷痛可能需要背著一輩子,而你如果進去了,就是一起擔了那種擔子了,你懂那代表甚麼嗎?光洙。」

 

李光洙只是點頭。

劉在石輕輕的拍了李光洙的肩膀。

「你還是趁這陣子好好想想吧。」

 

李光洙只是悶著頭,然後把面前的酒一飲而盡。

劉在石嘆了口氣,站起了身,緩步離席。

 

「我以為你會很積極的撮合呢。」

池石鎮在劉在石的側邊淡淡的說,維持平行的腳步。

 

「我也想啊,但我不希望他們任何一邊受傷。」

劉在石沒有回頭只是往前面的空氣說著話。

 

「呵。」池石鎮笑了出聲「我還以為你絲毫不在乎那些,不是說那都是愛情的副作用嗎?敢愛就要敢承受痛苦?」

還是並肩,腳步卻沒有對齊。

 

「那是因為你的角色只能聽見這些。」

 

「什麼?」

池石鎮有點不能理解劉在石的話。

 

「他們對我而言都是那樣的重要,偏偏我又再清楚也不過,那種只因為沒有再難走也要一起牽手走一輩子的共識,而被喜帖告知對方要結婚了的那種感受啊。」劉在石刻意在腳上加快了速度讓池石鎮與自己無法平行。

 

池石鎮停下了腳步,皺了下眉頭。

「在石啊。」

 

「我不想再讓他們走上跟我一樣的路了,至少不要用這種方法結束啊。」

劉在石沒有停下等池石鎮,甚至淡笑了一聲。

「我只是想要他們都想清楚了,不要傷害對方而已。」

 

池石鎮停在原地,看著直直往前沒有回頭的那個背影。

那麼多年過去了,肩膀變得更寬了,站得更挺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太過輕挑的孩子了。

還是,輕挑的那個,其實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自己嗎?

 

劉在石沒有回頭,只是把手伸了起來,舉得老高。

「我就先走啦。」

步子還是邁的很大。

「今天就不跟您問候道別了,石鎮啊。」

 

池石鎮站在原地。

訥訥的拿起手機。

翻找著這些年裡與劉在石不斷的合照,看著看著,有股酸意從喉嚨蔓延。

「原來,你還是沒有忘記啊。」

 

直到最後一張照片,是都還年輕的時候。

他們勾著彼此的肩,笑得燦爛的那張照片。

那時候,誰都沒有問彼此的定位與關係的時候,只是單純的在一起的時候,第一次的,合影。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是的,蚱蜢羚羊西批出現(靠)

好啦,枚什麼,只是舊情人而已嘛~~~~

不要太執著XDDDDD

 

 

 

, , , , , , , , , , ,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死小孩a
  • 快比貓大大,又是我﹃︵﹃
    其實幾天前已經看了更新,只是剛看完時情緒有點低落,打了幾個字又刪去了,所以沒有留言。
    說到鐘國哥歷史那段是真的很酸,眼淚不自覺地流出來了。
    那麼內儉低調的人,在鏡頭前光芒萬丈的人,我所看到的﹑注視着的﹑喜歡着的人,在過往受過的傷,一定很痛吧。
    每次見到關於他的過往的描述,總是覺得很酸,很心疼。
    至於倆大叔...該死地很像我喜歡的cp的感覺啊...
    感覺我喜歡的cp最後也會像他們一樣..
    負能量爆發了呢怎麼辦‧‧‧
    快比貓大大,請一定要給這篇文一個好的結局。
    至少在這篇文裏,我希望鐘國哥能和愛的人在一起。
    大大加油!
  • 是看完心情不加是不是XD
    沒關係我可以理解啦 因為這章真的比較...沉重一點
    我自己在寫的時候都覺得好難過
    因為這不是架空 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實(嘆)

    但是,最近的我偏向正向思考,所以我又想,會不會就是因為曾經遇過那麼多殘害,所以今天的金鐘國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呢?

    因為歷練的多,因為傷害的多,才成就了今天的這個瘦人愛戴的金鐘國啊。

    這樣一想 就比較能夠釋懷了
    就像你,就像我,人生中不會萬事皆順利。
    那麼我們都能從每一次疼痛中成長,不也就值得了嗎:)

    大叔CP啊,其實我自己覺得很虐啦,雖然是過去式了,但過去的回憶都還在,又必須跟這人不停相處。
    嘖嘖。

    快比貓 於 2014/04/27 21:08 回覆

  • lyingwave
  • 期待更新^.<
  • 忽然好像可以燃起更新的希望了XDDDDDDDDDDD

    快比貓 於 2014/10/01 00:52 回覆

  • 死小孩b
  • 一直都在等妳的更新阿
  • 唉唷威呀!! 你們都回來了!!! 我還沒更新 整個有愧疚感欸Orz
    有啦 最近真的比較有希望XDDDD
    因為我之前真的整個處於混亂中XDDD

    快比貓 於 2014/10/06 00:55 回覆

  • lyingwave
  • 結果等不到更新 哭哭
  • 要 再 再等等(講這句話都有點心虛XDDD

    快比貓 於 2014/10/06 00:56 回覆

  • 永旭保經-蔡慧娟
  • 因為看了跑跑,喜歡上了光洙和鐘國互動,然而又找上了這裡
    大大寫的虐文真的很棒也..有幾句話,眼淚差點都快要掉下來了.....Q__Q
    希望我不是太晚追文呀..
  • 安紐 <3 新朋友sorry這麼晚才回留言
    最近心情沒很好就算了 還天天加班 所以.....Orz

    說到松鼠與兔子啊, 其實我自己花了好多好多的心力在這篇上面
    不管是揣摩他們可能的性格與態度或者語氣
    有喜歡就真的太感動了 :D
    不會太晚追文啊www
    是說其實我覺得這是冷門CP啦 所以我本來是覺得應該沒什麼人會看XD
    所以怎麼可能會嫌晚呢XDDDDD
    and...其實這篇也是最近才完結的啊XDDDDDDDDDDDDD (整個寫超久

    快比貓 於 2015/01/31 21:2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