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有一首歌,是梁靜茹的,叫做情歌。

歌詞說的是【還好我有那一首你寫給我的歌,你寫給我的第一首歌,讓我能夠懷念,屬於我的,天長地久。】

可惜我沒有那一首歌。

 

你只是寫給我一首又一首的詩。

裡頭細述著你的生活,或者猜想我的;爛漫又天真,美好的不切實際。

但那時候的我們絲毫不在意,一點都不曾在意。

 

用紙與筆所構成的,每一篇只屬於我與你的小世界。

你千里迢迢的把你的字跡從兩百五十幾公里之外送到我手裡,沒有你那裡的太陽溫度,卻留著屬於你的氣息。

 

那時候我們以為,我們可以打破距離的阻絕,我們可以打造出一個像是生活在彼此身邊那樣的虛擬世界。

於是你在紙上寫下今天午餐的菜色是你愛的雞腿,而我回復著你今天的便當盒裡沒有我最討厭的紅蘿蔔。

在我們的假想裡,我與你之間沒有一絲絲距離存在。

 

但終究,虛擬仍然是虛擬。

你仍然是你。

 

不安與徬徨梗在我與你之間。

你卻只能用「我喜歡你」來澆灌著我;用各種型式與型態。

 

我只是手足無措,渴求著一切,在我身邊有太多離別的那個時候,我說「那麼喜歡我,乾脆在一起好了啊。」

你卻不會知道,在說出口得當下,右手顫抖得讓手機差一點摔在地上。

 

我屏息。

時間像是停掉了一樣。

卻不呼吸著打哈哈笑著。有那麼點乾。

 

在氧氣耗光之前,我聽見你落下一之強心針。

你說「那就在一起吧。」

 

我像是重新活過來了一樣。

卻有那麼點狀況外,不確定你剛才說的話。

 

卻是安心。

咬著字正腔圓的詞彙,像是初學話語的孩子一般,鄭重其事的張口。

「我愛你。」

 

你看不見,我靠在電話旁的臉,紅撲撲得笑瞇了眼。

就算是正冬日裡,開著窗戶高速行駛的公共汽車上。

 

 

 

 

數日之後,我收到了一篇,屬於我一個人的小詩篇。

那是一篇關於風在水邊停下的小詩篇。

 

而我應該在那一瞬間就明瞭,我卻沒有。

溫馨?或者該說是溫暖呢?

心底湧起了一股流動,燻的有些刺眼。

直到現在,也才恍然大誤。

 

既然是風,便不會停留。

而既然是水,便不會平靜的接納風的流動。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這是B視角的第貳章。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