咑啦啦,結果我三月底還是POST的出一篇耶!!

喔耶下章完結啦!!!!

我終於可以把這篇寫完了 我都要哭了TAT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當我抵達公司的時候,我幾乎聽不見。

 

耳朵裡頭嗡嗡的聲音不停鳴叫著,說是一種高血壓的癥狀。

 

氣急攻心,就是這種意思嗎?

 

我在具理事的辦公室門口停下腳步。

 

身旁有些經過的我也認識的工作人員,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大概是因為我的服裝很是不妥吧。

 

誰會穿著家居服跑到公司來?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他們大概今天才知道答案原來是金永云。

 

 

我深呼吸了好幾次,等到耳朵裡的聲音已經慢慢消下去了之後,我才準備要敲門。

 

手卻停在半空中,我聽見了,裡面的對話。

 

 

 

 

 

那個低沉又噁心猥瑣的具理事說「你要求我不要冷凍你們?」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然後是朴正洙恭謹的聲調「是的。」

 

具理事的聲音笑是在嘲笑朴正洙一樣「才剛剛走了一個打中國市場的利器,還竟然反著來打我自己了,對我們提出告訴」他停頓了一下像是要強調朴正洙的要求是多麼可笑的一件事一樣「然後呢?連你們家小情人~也出這種大型緋聞呀你到底想要我怎麼做呢?我們可愛的小隊長

 

朴正洙冷靜的說著「我想請求您,不要冷凍我們。讓我們正常登台演出,如此一來才有可能化解緋聞,畢竟這只是無稽之談。」

 

聽到朴正洙這樣對我的信任,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至少,你還是信我的。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具理事的辦公室裡傳出來木櫃碰撞的聲音「無稽之談?」然後他笑的另人作嘔「呵呵呵呵呵呵呵,你真這麼信任他嗎?這麼信任你的金永云?信任他不會背叛你?」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朴正洙的聲音有些緊縮乾澀「是的,咳咳,我相信他。」

 

具理事繼續說「好吧。但你該知道,任何要求,都是要有對等的代價的呀。這次的代價,可不小唷。」

 

朴正洙壓抑著甚麼一樣「是甚麼。」

 

具理事涼涼的說「代價是你回我身邊來,或是你們自生自滅。」

 

朴正洙的聲音裡帶著笑「第三條路呢?」

 

具理事的聲音越來越沙啞「這條岔路,只有兩條呀,怎麼辦呢?」

 

我卻聽見朴正洙那最令人揪心的輕呼,像是呻吟般的呼喊。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朴正洙的驚呼聲讓我再也耐不住性子,撞開了門就進去。

 

「正洙!你不能答應回他身邊!你不能再被他欺壓啊!!」我氣極了撞開門就吼著。

 

朴正洙愣在當下。

 

具理事果然是整個人緊貼在朴正洙的後背弧度上,手指輕挑的撫在朴正洙的臉頰上。

 

朴正洙的臉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一樣羞赧,卻咬緊了牙。

 

「啊,小隊長你看看你的小情人,怎麼這麼衝動呀,不知道你可是為了他在努力著呢。」具理事講話矯情的態度簡直要把我惹怒到爆發邊緣。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朴正洙卻還是僵著身子,紅著臉,咬著牙一字一字的說著「永云,你先回去。」

 

「是吧是吧,永云呀,正洙的小情人呀,你先回家吧,接下來的場面你看了恐怕只會想跟他分手呢,啊不對,說不定更想好好玩弄他一番才是呀,畢竟我想他在我身下的時候,比他在你下面的時候是要妖媚的些的呢。」

 

「金永云,我說,你出去。」朴正洙僵直著身子盡全力保持冷靜的樣子讓我更生氣。

 

「正洙你不能,你答應過我的,你答應過我你絕對不會回他身邊的,你記得嗎?」我氣的眼淚都快要迸出來「你答應我就算你不愛我了,也不能回去的,你忘記了嘛!!」

 

朴正洙沒有說話。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我跟你說過,只要你不自願回頭找他他就絕對不會碰你!!難不成你想再回去過那種生活嗎?被他這樣玩弄被他這樣仰在身邊比個寵物都還不如!?朴正洙你清醒點!!」

 

「閉嘴。」朴正洙脹紅著臉「閉嘴。」手裡握緊了拳「我叫你給我閉嘴!!!」

 

我不說話,只是站在那裡。

 

我看著朴正洙回過頭,帶著笑容看著具理事「多謝理事不殺之恩,我們會自己存活的很好,不靠您一私一毫,您說自生自滅,很可惜,我們只會自生,只要您不滅我們,沒人滅的了Super Junior。」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具理事愣了兩下,笑的低廉「哈,你還是一樣很愛耍小聰明啊,正洙。好啦,那我也沒甚麼好說的啦」然後他指著我「倒是這小子,實在不合格啊。你眼光甚麼時候低成這樣了呀嘖嘖,連信任都做不到的男人,倒是挺可笑的啊。」

 

信任?我疑惑著,但卻從心底爬起來的不安感惹得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那也是我們隊裡的事情,不需勞煩具理事您費心了。」朴正洙慢慢的挪著步子,自然的退場,還拉著我的手把我一起帶出了那個空間。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但一出了辦公室門,朴正洙的手便鬆了開。

 

「正洙?」我不喜歡他的手不在我手裡的空洞感,所以攬過去想握回來。

 

但朴正洙卻帶著禮貌的笑容,把手閃得遠了些。

 

上車之後,也是他坐在最後座,不允許我過去,只能一前一後這樣坐著。

 

在經紀人大哥上車之前,他終於開口了「你說,就算我不愛你了,你也會保護我的。」

 

我心底卻像漏跳了一拍那樣,這是分首開場白嗎?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我從後照鏡看著他,他卻只用手撐著下巴看向車窗外面的世界。

 

「可怎麼我還是如此愛你,」

 

我鬆了一口氣。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你卻連信任都做不到,沒保護我卻傷害我呢?」

 

我卻隨即又像是被緊勒著頸子般,快不能呼吸。

 

「我說過我不會回去了,因為我好不容易相信你了,可你卻再三的不信任我。你的緋聞,你的新聞,你的個性,你的急躁,我全都因為你是那個你,而無比信任著,從不懷疑。你呢?」

 

我沒辦法把視線從後照鏡上移開,因為我看見那男人的側臉被淚水洗了一條又一條。

 

「你只相信,我會回頭去找那男人過著我最不想過著的日子。你只相信我會委屈自己,卻從不相信,我因為找著了生命中的那個你而改變的事實。」

 

他面對著後照鏡,直直的看進我的眼。

 

「直到現在,我才開始懷疑,我與你的關係。」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這也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恐懼。

因為是我,不停的再把最深愛的男人,不停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是我,給予最大的傷害。

 

我,金永云,才是不停傷害朴正洙的人。

 

 


 

 

 Written by CrabbyCat          http://crabbycat.pixnet.net/blog/

 

 

YES, 看到這邊就知道啦,朴正洙最介意得是彼此間的信任。

而金永云卻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的破壞朴正洙對他的信任。

但朴正洙這傻毛還是相信((哭

, , , , , , , , , , ,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