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bby Cat's Paradise

    

※×gravity卡住了,所以來換個版型,是我最喜歡的JCC的幾張照片,颱風快點離開,我要好好享受我的假期!! - CrabbyCat 2016.09.27 19:10

束縛  

GL / 校園

這個大綱我好像很多年前就想好了

是我自己非常喜歡的題材

 

關於愛與被愛與不被愛, 或者說曖昧與同情與愛, 或者說對不起與謝謝妳.

雖然最後的ending拜託大家不要學

還是要來post一下

 


 

 

一回頭總是會看見過去的種種。

 

一生中有許多感情,有愛情、有友情,還有一些分辨不出來是愛情還是友情。

 

除了幼稚園那個牽著我的手說要跟我結婚最後出國唸書的男孩、除了國中那個坐在我右手邊很愛扯我頭髮卻和我的好朋友在我面前接吻的男孩、

 

還有,這個女孩。

曾經,是屬於那個青春年代裡最美的束縛。

 

 

 

 

 

 

 

 

 

 

剛剛升上高一,誰都不認識的第一天。

 

坐在前頭的那個女孩帶著爽朗的表情回頭,看著我。

眼睛很美麗。

 

她跟我說了第一句話「哈囉~妳叫什麼名字阿?」

因為有些怕生所以有點緊張「我?我叫佩玲。妳呢?」

「叫我蘇菲就好囉。」她微笑著。

「蘇菲?是英文名字嗎?」我有些疑惑。

「啊,也可以這樣說啦,不過因為我的全名叫做蘇斐俐,如果不先介紹的話大家都叫我菲力牛排,」她就算苦笑起來也這麼清亮「欸佩玲妳不可以告訴別人噢不然大家又要叫我菲力牛排了!」

「好啦好啦,蘇菲。」我也笑了,真的是個很可愛的孩子呢。

 

不只是眼睛漂亮而已,連臉型、笑容、髮型都這麼可愛。 就像個調皮搗蛋的小男孩一樣,噢不,是小女孩。

 

但是並不是這麼八股的劇情,她只是我入學認識的第一個人,第一個好朋友,僅此而已。

 

 

 

 

 

 

 

 

 

 

 

而我的第二個朋友,是蘇菲介紹才認識的隔壁班同學。

 

蘇菲說,她們認識好久了,從國中就黏在彼此身邊。

 

她介紹得那個朋友,眼睛也很漂亮,但跟蘇菲的不一樣,她的眼睛像是一抹深幽的湖水,怎麼也看不透的那種會把人吸引進去的那種。

 

長髮,微捲,訓導主任關切了好多次,直到他父母帶著家庭醫生來學務處證明她是自然捲才不被在每周一朝會的時候被叫上司令台去。

 

不太常笑,但可以很清楚看得出來他是開心或是不開心,大概這就是心靈感應吧。

人與人之間總有一些這種奇妙的關聯。

 

制服或是運動服穿在她身上總是都很好看,但她總是嫌運動服的褲子顯得她胖,就算其實看起來一點也不胖,我跟蘇菲總是笑著指著她說:小肥屁。

然後她就會跑過來打我們。 但我知道她是開心著的。

 

最後她總是掐了蘇菲,然後把手牽在蘇菲手上,對我哼一聲,結束這梯次的鬧劇。

 

 

 

啊我忘了說,那個蘇菲介紹給我的可愛隔壁班女孩,叫做夢露。

 

她也不叫做夢露,她叫做馬瓈璉。 我想你應該可以猜到她為什麼叫做夢露了。她是個讓我無法不想著她的女孩。

 

她才是,我隱藏在心裡的一直喜歡的女孩。

 

為甚麼要隱藏在心底呢?

 

因為我在認識蘇菲與夢露的一周後,我看見了她們兩個牽著手回家的時候,蘇菲把夢露帶進一條隱密的巷子裡,我悄聲從巷子口探過頭看看她們在耍甚麼花招準備嚇嚇她們的時候。

 

反而是我被嚇住了。

 

蘇菲與夢露,小小聲說著話,輕輕的笑著,然後將她們的嘴貼在了一起。

 

那一瞬間我才發現,原來我是喜歡夢露的。

 

而夢露跟蘇菲才是一對。

 

但我討厭不起蘇菲。

 

 

 

於是我只能把這條巷子當作秘密,連同自己第一次萌生的喜歡,一起做成一條帶刺的絲帶,緊緊的把心綑綁起來,不讓誰知道。

 

 

 

 

 

 

 

 

 

 

但是才不過是短短一年的時間。

蘇菲走了。 

我們總是叫她蘇菲,但她的本名不是這樣子的,叫著叫著都快忘記她原本的姓名了。

 

 

 

那天我看見蘇菲騎著腳踏車獨自離開校園,而夢露看著蘇菲背影的眼神有點孤寂。

 

我不知道她們發生了甚麼事情,但我知道蘇菲不能這樣放夢露一個人傷心。

於是我喊出了聲「蘇斐俐!」我還納悶,原來我記得蘇菲的本名。

 

「幹麻叫我全名阿!」那個沒有煞車還繼續往前滑行,穿著綠色運動褲卻搭著白色制服襯衫的身影,在回頭看我們才兩秒之後,就這樣彈了起來,又直直的摔在柏油路上。 

 

我跟夢露沒有尖叫,只是衝上前去。

 

躺在地上的蘇菲一點也沒有流眼淚,只抽蓄了幾下,就連呼吸都沒了。

甚麼,都沒有了。

 

我有點驚慌的看著夢露,一部分是因為蘇菲死去而緊張,一部分是因為擔心夢露會不會把蘇菲的死怪罪在我身上而緊張。

 

夢露大概真的跟我有心電感應。

「不是妳的錯。」

 

就只是這樣,夢露站起身,拿手機打了電話,救護車哇嗚哇嗚的來了,卻安安靜靜的走了。

 

當場死亡。

他們是這樣說的。

 

我一直沒有問夢露,那天蘇菲到底怎麼惹妳生氣了。為甚麼妳的眼神那麼孤獨。

而夢露也不提蘇菲了再也。

 

 

 

而夢露第一次為了蘇菲哭,是在三個月之後她與高三學長上了床以後。

夢露那天凌晨兩點半按了我租的房間的門鈴。

 

我沒有睡,那天我一直有一種預感,有甚麼會發生。

只是我沒想到開了門我還是被嚇住,夢露頭髮有點凌亂,眼淚在臉上流竄。

 

那晚的夢露一直說「好痛,好痛,痛得快要死了。蘇菲也是這樣痛的嗎?還是更痛呢?不然怎麼會就這樣當場死掉的呢?為什麼我沒有當場死掉呢。」

 

我以為夢露遇上壞人了。

但夢露在我還沒開口的時候告訴我「我是自願與學長發生關係的。」

 

 

 

 

 

 

 

 

 

 

這幾個月聽著夢露說了很多,關於夢露自己,關於蘇菲,關於那些蘇菲走後的男人們,卻從來就不曾關於我。

 

夢露是知道的,夢露不可能不知道,她是這麼的與我有心靈感應啊。

 

明明知道關於我對她的感情,而她卻絕口不提,卻就這樣牽絆著我的腳步、視線。

 

 

 

我看著站在我身邊直直看著夕陽一點都不瞇上眼睛的夢露。

 

我說「妳知道我喜歡妳的,對吧。」

我沒有用疑問句,而是直述句,因為我覺得這時候還要再用疑問句,就真的太殘忍了。

 

夢露卻說「我可以不回答嗎。」她看著遠遠的隔著欄杆後頭的夕陽,如是說。

然後回頭甩了馬尾,也甩了積在她眼角的眼淚,然後對我笑。

 

是第幾次看過夢露笑呢,好像自從蘇菲走了以後夢露才開始笑著。

卻永遠不真心。

 

也許,妳比我想像的更殘忍。

 

 

 

 

 

 

 

 

 

 

 

之後夢露總是兩三周便要來我這裡住下一兩天。

不知道是刻意折磨我還是只是把我當作談心的對象。

 

「我昨天去了男二號的房間。」夢露躺在我的腿上,任憑我的全身僵直著,而她似乎完全感覺不到「他吻了我。」妳的眼神投射對象從天花板移到了我的眼睛「他還抱了我。」

 

我們都沒有說話了好一陣子。

 

「可是我還是愛蘇菲。還是忘不了她。這樣是不是很賤?」

我還是回不出話。

 

「一直這樣下去妳是不是就不會理我了?」

「一直這樣下去妳是不是,就不愛我了?」

這是妳第一次正面回應到我的感情,我分不出來,妳到底是害怕我不愛妳,還是高興我不愛妳。

 

所以我還是沒有辦法說出話。

 

也許,只要妳說出口的,我都會願意吧。

也許,到哪一天,我就會醒過來。 但,是哪一天呢?

 

 

 

 

 

 

 

 

 

 

正在忙手裡的報告,明天就要交一萬字我卻一直卡在三千字的地方。

忽然手機響了。

 

 

 

「我在我家頂樓。」是夢露。

 

「幹麻?」我以為夢露要我去陪她散心。

 

「準備登上新聞頭條阿。」那頭的夢露笑的輕靈。

 

我沉默了一會。

「那個世界,沒有她。」

 

「我知道。」妳認真的回覆我「佩玲,妳想要自由嗎?」

 

「想。妳也是嗎?」我放下了鍵盤,把椅子推離開電腦桌前,只是瞪著自己的地板。

 

「嗯。」夢露沒有多說甚麼,但我想她是覺得我懂得了。

而我想,我也是真的懂得了。

 

 

 

我們都沉默了。

 

不自由有多久了呢?自從蘇菲死了之後,妳便開始一個一個的換男人。

 

我想要照顧妳,妳卻用見了我會想到她為由拒絕我,卻與我形影不離。

 

在妳與第一個男人上床之後,我問了妳,為什麼要這樣作賤自己,妳說,那種痛可以讓妳忘記她的溫柔。

 

妳還說,差別真的很大,妳找不到快感,卻痛的可以忘記一切,包括忘記妳自己是誰。

 

妳每次一見我就哭。

 

而我的單相思,從她還在的時候就開始蔓延。

 

我們都不自由。

 

 

 

「明天午餐要吃什麼呢?」我假裝明天還可以看見妳一般的問著妳最尋常的話語,我沒有哭。

 

妳沉默不語。

 

我則繼續接著下去說「那麼吃涼麵吧。我最喜歡的那一家巷口涼麵,要陪我翻牆出去嗎?」

 

我聽見妳笑了。

雖然我看不見那個笑容,但我聽得出來她的聲音,比之前的每個笑容都要來的真心點。

 

「好阿,明天中午涼麵門口見。」電話那頭風聲很大,但我聽得見夢露的聲音。

 

「再見。」我說。

 

「再見。」夢露說。

 

掛掉電話之後,我知道,妳自由了,我,也自由了。

 

 

 

 

 

 

 

 

 

 

我沒有翻開隔天的報紙,我也沒有去學校,我請了病假,到妳們最愛的海邊。

 

坐在那年我們三個最喜歡的位子,咬著冰淇淋,就像我們當年一樣。

 

而與妳們不一樣的是,我已經自由了。

 


 

 

是以回想的方式來寫的。

總是有那麼一兩個你很難忘記的人。

而夢露雖然對於佩玲感到抱歉,卻總是還她了一條生路,就算做法如此激進。

只因為夢露自己非常清楚,只要有自己存在的一天,對方便不可能自由。

 

與其說只要有夢露在佩玲就無法好好的生活,倒不如說是因為生活圈太狹窄的關係。

因為直到現在我出了社會,我才忽然驚覺以前的學生時代就算你認識再多朋友再多關係,那都不過是真的很狹小的空間範圍。

於是我便不再膽戰心驚走每一步。 便不在認為誰一直存在誰不能活之類的想法。

 

但對於佩玲與夢露與蘇菲而言,她們的世界就只有彼此三人,這間學校。

學生時期總是有激進的想法,我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有太多種其他的選項可以脫離這樣的僵局。

 

因為自由與不自由,對應上標題不過是反向諷刺罷了。

其實那才是更深的束縛。

 

 

 

 

 

 

, , , , , ,

快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催
  • 啊快比好久不見(打飛
    最近都好懶的留言喔哈哈哈真受不鳥(被瞪
    對不起 我會改進的(動起來!!
    好喜歡紅這個系列的 雖然上上一篇的空城嚇到我了(抖
    看完了還是沒有自由了的感覺唉...
    雖然人是消失了 可是心理上還是沒有遺忘 被束縛著的fu......
    對不起我表達能力有障礙(抹臉
    然後最後通電話那邊讓我好想哭(!!)
    好心酸的感覺(手帕拭淚
    還有
    快比我覺得妳有取名字方面的天份xDDDDD
    斐俐 馬瓈璉xDDDDD
  • 好懶的留言是哪招XDDDD

    紅系列啊, 其實就是非同人的愛情短篇這樣 :)

    是阿, 迷失在自由兩個字裡面的人, 其實是最令人感到悲傷的阿.
    最後的電話, 其實才是最殘忍的, 夢露一直都對佩玲很殘忍, 知道佩玲愛她卻不回應, 但只是默默的接受著, 最後甚至用最後的這通電話, 說著妳自由了, 卻給他一輩子的枷鎖.

    那是因為她自己也被禁錮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 名字這個部份我想很久欸XDD\

    快比貓 於 2013/02/03 23:31 回覆

  • SOO lovely
  • 恩....角色的名字讓我會心一笑,但僅僅只是皮笑肉不笑
    因為強烈的悲愴感阿~

    怎麼總覺得這故事以後我會遇到呢~哈:)
  • 啊, 這篇的情感好像比較複雜一點, 應該說向是以輕鬆的口吻在敘述一件再沉重也不過得事情

    淒滄到炸了......

    為什麼會遇到一樣的事情呢?
    無論覺得自己是站在三個角的哪一個角, 都別跟裡面的人做一樣的事情才是

    好比蘇菲, 永遠也別放自己愛的人一個人寂寞卻不說清楚

    好比夢露, 永遠也別作賤自己只為了已經離去的人, 也別做出捨棄自己的事情, 也別如此糟蹋別人對於自己的好, 別無止盡的接收卻不說破單向曖昧

    好比佩玲, 永遠也別任別人予取予求, 尤其是甚麼都不說清楚的爛人

    知道嗎 :)

    快比貓 於 2013/02/04 23:5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